一纸非执

高三狗 忙

【曦澄】《请在我的心上用力地开上一枪》

*人物属于亲妈 OOC属于我
*复健第二篇 放飞自我。高中生/青梅竹马/双向暗恋
bug无数
原创人物 梗老得很
最后一句话来自日漫《两个人都是王子》
*灵感来自同名表情包
*云深高中的名字来自曦澄群
*感谢看完的各位





1.
在云深高中社团的报名时间即将结束的时候,“要死掉了...”报名处搬到角落的射击部,等到活动快到结束了,在社团成员登记的名单上也只有寥寥几个名字。负责的女生满心绝望道,“如果再没不来几个人的话,我好不容易申请到的社团很有可能会被取消掉的啊...”

话未落音,一只白皙的、骨节分明的手落在她面前,“不好意思,现在还可以报名吗?”

从天而降的大救星!

“啊,当然可以,同学你叫什么名字?”翻出社团申请表递给对方的女生充满希望地看着他,“我们的社团可是很有趣的。”

“江澄。”

“诶...你就是高二那个理科超强的学长!”女生兴奋道,“我是高一七班的小穆,班级离得太远平时根本没眼福看到你啊...”

江澄抬眼看了一眼脸色发红的女生,“是吗?”

“嘿嘿,一看你就非常适合我们的射击部嘛!”小穆看江澄两三下填完表格,对方又想了两秒道,“请再给我一张,还有一个人要报名。”

“好的好的,给。”小穆身边也没带几张,“还有谁想来呀?”

江澄笔下写得飞快,头也不抬地语出惊人,“蓝曦臣。”

“好...等等...蓝、蓝会长?”小穆差点失声惊叫起来,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捧着脸花痴道,“啊,我以后要幸福得死掉了吧!”

“......”江澄道,“提前告诉你,我们以后的目标起码是市级比赛。”

“市级比赛?”小穆惊异道,“可我们现在还面临着社团被取消掉的危机......”

江澄似笑非笑,“学生会长不是也加入了吗?”

这还真是明目张胆地滥用职权!小穆对此感动得眼泪汪汪道,“为了拯救心爱的社团,你们真是太棒了!”

“我和蓝曦臣初中就都是射击选手。”江澄话锋一转,“就靠社长你负起社团的责任了。”

“当、当然了!”


依旧非常令人担忧。

“所以,我们以后可以一起打比赛了?”蓝曦臣解开了最后一道题的答案,好心情地转着铅笔。

“是啊,感觉如何?”江澄抽过了他的那张试卷,“借我。”

“阿澄...好歹你也是全理前三吧?”蓝曦臣无奈道。

“对下答案而已。”江澄的视线在两张试卷上来回转。

“好吧好吧,嗯...想想我以后又能和阿澄站在同一赛场上,就感觉能发挥超常呢。初中也是这样。”蓝曦臣笑起来。

江澄全当他在玩笑,“以前我们可是对手。”

“有阿澄这样的对手才有干劲啊。”蓝曦臣趴在桌上,看江澄眼也不抬地对着答案。

“要不社团开始后我们先来一场?”江澄翻了一面。

“当然,阿澄572环的记录我还没打破呢。”蓝曦臣笑道,“错得多吗?”

“啧...”江澄把他错的题都圈了出来,“我怀疑你是不是做梦写完的。”

“好伤人啊阿澄。”蓝曦臣嘴上那么说,却毫不在意地拿过试卷。江澄撑着下颔道,“我都快一年没碰到枪了。”

“......”

“怎么?”

蓝曦臣忍笑道,“总感觉这句话说出来好有黑道的感觉。”

...他可能是个白痴吧。

2.
“那个...虽然我争取过了。但是...目前我们的活动场地只有那么大...”小穆面色尴尬道。

“没关系的,设备齐全就好。毕竟我们还是新社团吧。”蓝曦臣拍了拍小穆的头,“社长别放在心上。”

小穆脸红道,“还是不好意思...”江澄撇过了头摆弄起自己的气枪,“所以更要在比赛中做点成绩出来。”

“嗯...红外线?”江澄举起气枪,感受了一下熟悉的重量,右臂稳稳地平举。瞄准靶心,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一旁的屏幕跳出【7.9环】的字样。“啧...有点向左偏了...”江澄调试了一下角度,眼神专注而投入。

“江学长举起枪的时候连气场都变了...”

蓝曦臣注视着江澄,笑道,“江学长专心训练的样子很帅气吧?”

【9.3环】

江澄嘴角一勾,“还好退步得也不大。”他转向蓝曦臣,眼中清澈闪烁,“来吧?”

正因为如此啊......眼中闪耀着的能勾起我所有斗志的自信与些许的挑衅,我才会被你所深深吸引。

“小穆,拜托你计数了。”蓝曦臣在他身边匹配了另一把气枪,“准备。”

江澄被一瞬间的感觉迷了心思,从小时候开始一起训练,初中常常是赛场上被给予厚望的青少年选手,现在...


这是并肩作战的感觉吗?

“60发开始。”

---“蓝学长惜败。”

“真的好可惜---”

蓝曦臣对她们的可惜只摆了摆手,“没事。”又转头询问道,“阿澄今天练下来感觉如何?”

“一点点找手感吧,比我预料得好一点,要去比赛可还不行。”江澄坐下来,灌了一口水,“你倒是和我成绩很接近,希望你早日打破我的记录。”说到这,江澄颇为得意地笑了起来,蓝曦臣顿了一下,伸出手企图掐上他的脸。

江澄往左一躲,低声道,“你敢掐我晚上就别过来了。”

“......”好吧,虽然心情无奈,蓝曦臣也只是收了手,在江澄身边坐了下来,“好奇怪,一开始明明是叔父让我好好学的,没想到阿澄会比我还要认真。”

蓝曦臣用干毛巾擦了擦江澄的耳边,“明明当时是怕我会寂寞吧?”

“...你就胡扯吧。”江澄拍开他的毛巾,侧过脸去,“没有的事。”

“嗯?”

“总之,”江澄欲盖弥彰地开始整理起自己的包,“下一次也不可能让你赢。”江澄勾起一个势在必得的笑,“你可给我做好准备。”


3.
“阿澄,你一直在这里陪我不要紧吗?”蓝曦臣刚打出一个好成绩,笑容满面地回头问坐在地上写数学题的江澄。

“看你可怜啦...练你的去。”江澄抬头道,又看了看他的成绩,“唔...进步了。”

“阿澄也要来吗?”蓝曦臣摆正姿势,额发被露天训练场的清风吹开了些。

“这家伙不会枯燥吗?”江澄嘀咕道,“又没什么人可以在这里陪他。”

“嗯?”蓝曦臣耳尖一动,回过头望江澄。

“我说---不枯燥吗?”江澄道。

“学射击是因为喜欢啊。”蓝曦臣笑道,“而且有阿澄陪着我就不会没意思了。”

结果就是,一陪就陪到现在。

江澄看着认真做书摘道的蓝曦臣,“你以前真的感觉寂寞吗?”

“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蓝曦臣放下笔,把书放回包中,见江澄似乎在等他的答案,“是啊,如果没有阿澄,可能会坚持不下去。”

“啧,原来你也那么没毅力啊。”

“嗯...怎么说呢。我倒是有一件事,坚持了好多年,从初中开始。”蓝曦臣倒在沙发上,揉了揉眼睛,“好困。”

江澄戳了戳他,“你射击从更小的时候不就开始坚持了吗?”

“不一样...射击也有间断,我...那件事可能从来也没有间断过,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蓝曦臣说到后面自己也笑了起来。

江澄奇怪道,“...什么事啊?”

“暂时保密。”蓝曦臣换了个躺姿,正好面对着江澄。

等到阿澄有一点点开始喜欢我的时候,我就告诉你。

“今天可以睡在阿澄家里吗?”蓝曦臣笑得眉眼弯弯。

“我爸妈也不在,随便你吧。”

“那就打扰了。”

“你打扰次数还少吗?”江澄翻了个白眼,“但是之前你把你身上校服先给我丢进洗衣机里去。”

“?”

“我说你身上哪里来的香水味?”江澄凑近了闻了两下,“真的。”

“......”

【文件本散落了一地。

“抱歉抱歉,没有看到蓝会长。”一头撞在蓝曦臣身上的女生红了脸地对他道歉。

“没关系...我帮你去送文件吧?”】

“我早就想说了,你对每个人都那么温柔的样子,会引起很大的误会的吧?”江澄皱着眉道,“比如你帮撞到你的女生送文件,比如你今天揉小穆的头,还有---不要一直对着你前桌笑,今天课间到底在笑什么啊?”

【“话说,江澄真的好帅气啊。”前桌女生伸了个懒腰,“说不定我会去追他哦?”

“不觉得他有时候也好凶的吗...”她的同桌也转过头来。

“可是他真的很好啊,上次看他和会长一对一打篮球...太帅了。我就喜欢这样的啦。”前桌女生笑嘻嘻道,望向江澄的方向。

“不行。”蓝曦臣一张试卷横在了她面前。

蓝曦臣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声音就先于思考发了声。大概一定非常糟糕。

“会长不是每天都和江澄一起走的吗,真小气。”

蓝曦臣把试卷收回来,“总之...不行。”

“会长你是不是也喜欢小江澄啊~”前桌女生眯了眯眼,小声道。

看着前桌女生追问的好奇目光,蓝曦臣颇为窘迫。这要我怎么说啊...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要否认还是干脆承认算了。

前桌女生突然大笑起来,“我开玩笑的啦。”】

蓝曦臣眼中闪亮,笑了起来。

“我是说,你笑起来太难看了。”江澄非常不耐地,脸不红心不跳地解释道,“在我面前就算了。”


4.
无论是江澄,还是蓝曦臣,躺在床上都可以去回答某次在知乎看到的问题。

“和喜欢的人同床共枕是什么感觉?”

心脏温柔地跳动、气氛恰好,虽然说两个人从小青梅竹马,睡过的次数几只手都扳不过来,但是在明晰自己心意后,这种感情总想是堵在胸腔说不出来。

说起来也是非常奇妙的一件事,就是这么水到渠成地喜欢上了,不是在某个璀璨的瞬间,是一种越来越难以离开,越来越想照顾他的感觉,化入山高水长般的柔和,原来我想和他永远在一起。

江澄其实对此非常心烦意乱。

“阿澄,你以后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蓝曦臣在一片黑暗首先打破了心照不宣的沉默。

“好像心理老师会问的话。”江澄道,“没想过吧。”

“我想过,以后想做自己喜欢的设计专业,有喜欢的爱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黑暗中蓝曦臣的话带着某种弦拨的悸动,江澄用被子遮住了半张发起烧的脸。

“这些谁不想啊?”江澄道。

蓝曦臣似乎应了一声,又道,“也是,睡吧。”

一夜无梦。

-----
“江学长,又来练习吗?蓝学长呢?”

江澄正在做姿势练习,看到小穆放下了举着有些酸的手臂,“他有学生会活动,会晚点来。”

“哦...学长刚才在练什么?”

“稳定性。”江澄又重新举起来了右臂,“要保持在9环以内的晃动,瞄、扣时的稳定,是很重要的一步。”


江澄偏过头去瞄准靶心,“然后---”江澄的食指单独用力,按压下去。

【9.8环】

“哇超厉害。”小穆眼中闪闪发光,“学长可以教我吗?”

“过来。”江澄撩起了额发,容貌上的优越与凌厉的气质更加地突出。

小穆握上了枪,紧张地连枪口都有些颤颤巍巍的,“这样吗?”


江澄挑眉道,“你是新手还建什么射击部?”


“不是啦...是我一直喜欢的男生...他喜欢......”小穆慢慢移动着枪口寻找正好的点,脸红道,“我就想,能不能建立射击部学会射击...最起码也能更靠近他一点。”

“...你能不能再笨点啊...”江澄无奈揉了揉眉心,站在小穆右边,手指搭上她的手,刻意保持了些不令人尴尬的距离,认真道,“不用苛求瞄准,适时扳下扳机。”江澄望了望靶子,“像这样。”江澄带着她按下了扳机。

江学长的手很好看,有些干燥但很温暖。小穆想,或许江学长也是一个内心柔软的人,尽管他很少会在表面上表现出来。

“你们在干什么?”

江澄放开了小穆的手,蓝曦臣的正装制服还没有换下,虽然表情依旧温和,但周身的气质却不太对劲,小穆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从正门进来时,是看不到江澄与她保持的距离的,而自己脸上还发着烫,江澄的手也没有放下去,也许...是被误会了。

“那个,江学长刚才在教我练射击。”

与此同时,江澄的声音响了起来,“怎么,我还要和你报告一声?”不过是握了一下小穆的手,有什么好向我生气的...这家伙对小穆有那么在意?

“阿澄,我...”

这副想说什么却生生忍住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小穆在场就没有办法说出口?

“算了。”江澄口气放缓,再次举起了枪准备射击,小穆夹在中间惴惴不安道,“我就旁观......”

“抱歉了小穆,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真是糟糕...蓝曦臣心道,阿澄可能生气了...

都是心中疯狂肆意漫长的独占欲。

【脱靶 无成绩】

江澄丢下了房间中的两个人,那天江澄独自一个人回去。

5.
蓝曦臣在门外犹豫一下,想着要不要敲开眼前紧闭的房门。

该怎么说?蓝曦臣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隐约明白是和自己要教小穆射击有关。

那么,他是在...

蓝曦臣叹了口气,正准备敲开门时,门从里面被打开了,“你还想在这里站多久?”江澄没好气道。

蓝曦臣眼睛亮了亮,“阿澄气消了吗?”

“没打算和你生气。”说着江澄重新坐回了位子,“但因为我有一道题半小时都没看出来,现在很烦躁,你最好闭嘴。”

“不如...我来看看?”

江澄听了这话,索性往后一靠椅背甩了甩手腕,好整以暇道,“你行?”

蓝曦臣微微一笑,拿过江澄的水笔,在演稿纸上有模有样地列上了过程。


江澄凑过来专注地看着蓝曦臣的笔下。蓝曦臣和他离得很近,几乎可以感觉到江澄呼吸时气流的涌动,或是他心里冒出了些不合时宜的紧张,才觉得江澄的呼吸总炽热地打在他的脸上。

江澄的手指点了上来,“这里,怎么算出来的?”

江澄的手很好看,很早就被蓝曦臣眼尖地发现了,射击的时候,那是他的手最引他注目的时候,指尖在握枪时总是有些用力地紧绷着,充满美感又不失力量....

蓝曦臣希望着他能与自己多些话说,在自己的视线中多停留一会。

蓝曦臣走了神,江澄见他半天不回应,在他面前敲了敲桌子,“行么你?”

蓝曦臣的耳际边也许因为天气太热,冒出了点汗,他眨了眨清亮的眸子,“不是解不出。”

是因为阿澄在,舍不得解出来。

江澄无言以对,从桌上抽出张纸巾拍在蓝曦臣脸上,脸上分明写着“知道你做不出别硬撑了”,道,“都出汗了擦擦吧你。”

蓝曦臣按住江澄修长的手,隔着一张薄薄的纸巾贴住自己的脸,江澄没反应过来,手指无意识地蜷缩了一下,蓝曦臣低着头闷着笑声。

江澄把手抽回来,“笑什么笑,...你明天放学去社团训练吗?”

“市级比赛快到了吧,当然要去啊。”蓝曦臣笑道,“一起吧。”

“行吧。”

6.
“60发开始。”

蓝曦臣瞄了一眼江澄,还是那样的胸有成竹,似乎状态非常稳定。小穆也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江学长的成绩是562,蓝学长是...567?”小穆话未落音,房间内便响起了一阵掌声。

江澄看了一眼蓝曦臣,丢了瓶水给他,“让你一次。”

蓝曦臣接住水忍不住笑了起来。

“到时候比赛还是用子弹的。”小穆发给两人比赛的参赛证,“明天就是初赛了,两位加油啊。”

“谢了,我们先走了。”江澄背上包,和蓝曦臣冲着社团成员们挥了挥手。

刚才走出学校门口,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请等一下...蓝会长可以和我来一下吗?”蓝曦臣抬头,是刚才在射击部里的一个高一的短发女生。


“不好意思...”

“要去的话就赶快去,我在这里等你好了。”江澄不由分说地拿过他手中的毛巾,“不过如果太久的话,我就不等了。”

“那...阿澄在这里等我吧。”

风声穿梭过层层树叶,发出轻柔的低鸣声,黄昏的曦光停在身后。“蓝会长...我喜欢你。”短发女生望着蓝曦臣,那是一个非常清秀可爱的女生,眼下正在对他勇敢地告白。

“对不起。”蓝曦臣垂下了眼,抱歉地笑了笑。

“为什么...没有犹豫地拒绝了呢?其实从一开始就喜欢着蓝会长。还是说,蓝会长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

蓝曦臣轻声说,“是啊...我有喜欢的人了。”女生噤了声,“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一个非常好的人,一个所有地方都让我没有任何办法不喜欢的人。”

未免也太敷衍了。

江澄靠着墙上,听到女生抑制不住的哽咽,“对不起...可能让蓝会长困扰了...”

“没关系,谢谢你。”蓝曦臣摸了摸她的头,无形中阻止女生下一步的拥抱,礼貌地道了别后,蓝曦臣一拐弯就看到了站在阴影处的江澄。

“阿澄?”蓝曦臣笑道,“你都听到了?”

江澄把手机递给他,“你手机刚才响了。”

“阿澄...”

“我不是故意听到的。”江澄背过身,“走吧。”

蓝曦臣的心沉了下来,他敏锐地发觉了江澄的情绪。可是该怎么办,他对江澄到底要怎么样才好?

“蓝曦臣。”

“嗯?”

“其实我也有喜欢的人了。”江澄走在前面,“这次比赛结束后,我就告诉你。”

蓝曦臣的手紧紧握成了拳。

怎么才能够一直在你身边?

怎么才能让你喜欢上我?

然后,紧握的手散了开来,“好。”

蓝曦臣第一次感到无比的焦躁。

-----
“初赛加油,你们一定OK啦。”小穆到了现场,给两个人加油打气。

江澄对着小穆笑了一下,“等好消息吧。”

“嗯!”小穆悄悄到蓝曦臣身边,“蓝学长你怎么了?”

蓝曦臣怔了一下,笑道,“没什么,不用担心我。

...真的吗?

“60发,开始!”

小穆站在观众席上,看向两边的两个人,“江学长的表现很稳定呢...蓝学长...蓝学长?!”

越想要打中,却偏差越大,接连只打出7环以内的成绩,蓝曦臣停了下来。

内心的焦躁不安从昨天开始,不断地开始滋长蔓延,一夜无眠。冷静...冷静......蓝曦臣呼出一口气,再次举枪。

【8.2环】

“......”蓝曦臣皱起了眉,似乎已经预见了结果,这次如果翻车...会不会被阿澄骂啊......

7.
江澄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下意识望向蓝曦臣的方向,却看见对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心下就觉得不妙。

“500都没到...蓝曦臣你在做梦吗??”江澄怒道,水杯敲在了桌上。

“抱歉阿澄...”

江澄移到蓝曦臣的对面,皱着眉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蓝曦臣沉默了一会,“如果换做阿澄的话,你会在意吗?”

“啊?”江澄疑惑道。

“'我有喜欢的人'这件事。”

江澄抬起眼,蓝曦臣注视着他,眼中的复杂他读不懂,只是打算蒙混过关的话语瞬间被压了下去。

“阿澄,如果你并不在意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蓝曦臣垂下了眼。

这是逼迫般的意图吗?

江澄咬了咬牙,“我...会啊。”

“为什么?”蓝曦臣握上了江澄那双好看的手,“我记得阿澄要对我说,你喜欢的人吧。”

“等等,我还要准备一下...”

“阿澄,我已经等了很久了。”蓝曦臣轻轻笑起来,“尽管你并不知道,但是我还是想对你说。”

江澄想抽出自己的手却被拦住,“无论如何,也让我试一下吧,阿澄。”


“我喜欢你...很喜欢你,常常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蓝曦臣将江澄的手放在弯起的唇角边上,“从很久以前开始,你就一直愿意陪在我身边。正如你所说,我的生活也曾一成不变的枯燥与沉寂,但是之后,我有了阿澄。

不好意思,我喜欢上你了。

我看到你握着小穆的手也会生出些很可笑的妒忌心...看到你因为我的事有了情绪变化,很奇怪,你好像就是我心情的指向......但是同时我也会莫名地欣喜起来,说是怀着也许会被喜欢上的希望也好。因为你的一言一行,我才会有了更多的情绪。”

“阿澄,我找到你了,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嗯。”江澄闷闷道。

蓝曦臣小心翼翼又不可置信地确认道,“阿澄?”

“都说了我要准备一下。”江澄抬起脸,佯怒着瞪向蓝曦臣,“我明明都设计好我的告白了!”

蓝曦臣笑道,“对不起,被我抢先了,但是你可以再来一次。”

“但是,”江澄抽回了手,“你这次比赛的成绩...”

“我下次一定努力。”蓝曦臣说得一本正经。

“好像小学生认错的方式啊。”江澄没绷住,笑了起来。

-----
“蓝学长!江学长出来了!”小穆在观众席热烈的鼓掌中冲着蓝曦臣兴奋道,又小声抱怨道,“决赛的人怎么那么多啊...”

蓝曦臣微笑道,“嗯,我看到了。”

江澄似是心有灵犀,抬头就望到蓝曦臣的笑容,比了一个手势。

“江学长,还是那么自信啊。”社团其他的成员们也笑起来,“加油!”

裁判吹响哨声,全场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注视着正在比赛的少年身上,“准备。”

江澄举起气枪,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

【“阿澄,你也喜欢射击吗?”

“当然了。”江澄回答道,“来比一场吧。”

虽然说...一开始是因为你喜欢,我才去接触的吧。】

但是现在,我也非常喜欢射击,非常喜欢在社团里教小穆、教其他成员射击技巧。

更重要的是,我也非常喜欢...和你一起训练的时光。

“60发,开始!”

完美的流线形,击中了靶心。

刺入了胸口的流线型。

“也击中了我心脏的.....正中央。”

【END】

评论(19)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