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非执

高三狗 忙

【曦澄】《我曾见过向死而生的陨落星辰》2

*人物属于亲妈 OOC属于我
*不知道写了些啥的一章回忆流
*感谢各位的喜欢

@木托 抱住小可爱 一起讨论长剧情给我提意见捉虫都超棒的qwq
*1在这里 http://yizhifeizhi.lofter.com/post/1eb5ac31_fa0e88e



蓝曦臣看着江澄满是自责的样子,坐在了他身边,知道江澄对于他也暂时无法接受,也只能静静地陪着他,按下了呼叫军医按钮。

“阿澄,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自责悲伤,我们需要一起,揭露当年的真相。”蓝曦臣压抑着感情,才能还给江澄一个真实,也才能尝试着解开江澄这块或许是永远的心结。

江澄慢慢地放下了手,知道蓝曦臣也想使自己振作,对着蓝曦臣勉强地要打起精神似的,露出了一个并不成形的微笑,“是温家......其他我会都亲口告诉你的。”

门外提示音响起,蓝曦臣站起身,柔声道:“景仪来了,阿澄先检查一下吧。我去召回A队。”

“...好。”在江澄的记忆中,他现在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指挥官,但现在看来,7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让他被取代了。蓝曦臣在门外拦下了他的军医,“景仪。”

蓝景仪有些急切道,“曦臣哥,你到底带回了谁?”有着SS这样的精神力,他简直不敢想象。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你必须保密。”蓝曦臣认真道。蓝景仪微微一愣,就下定决心地点头,“曦臣哥,我相信你做的任何事。”

“他是江澄。”

蓝景仪睁大了眼,捂住了发出惊呼的嘴,小声地又略带紧张地问,“江澄?那个指挥官?他没死?”

“没有,而且生命体征看上去很稳定,没有7年以来的记忆,只是现在状态不太好。”蓝曦臣道,“当年他遭遇的事有隐情,有关温家,我和阿澄需要查出来。他的身体状况就拜托你了。”

蓝景仪惊讶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我会尽力的。”

蓝曦臣闭上眼揉了揉眉心,“去吧。”

蓝景仪在门口平复了一下心情,门很快被打开了。蓝景仪提着医箱走进去,抬眼看到了一张曾经被叔父和曦臣哥常常提起的一张面孔---

你对他是一把尖刀心知肚明,只是不知道他何时会被擦拭干净,露出无比的锋芒。

“那个...我现在要检测一下你身体的各项机能与精神力,毕竟7年...”蓝景仪注意到江澄又苍白了一分的脸色,说话都磕磕绊绊的,“对不起。”

“没关系。”江澄勉强地弯了一下嘴角,宽慰这个紧张到有点抖起来的小军医,他知道自己的“指挥不当”使自己的部下“遇敌”全灭后,对他的评价和新闻也大概会是什么样的。会有点害怕,也是正常的。

江澄随机主动脱掉了上衣,露出精壮而光滑、纹理细腻、而绝不柔弱的白皙胸膛,抬眼对着有些呆住了的蓝景仪道,“来吧。”

蓝曦臣刚在办公处召回了A队,坐在沙发上静静想着,之后要怎么办。

温家......

温蓝两家关系紧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想到过去居然和阿澄也有牵连。虽然说当温若寒不再继任军部部长之后,温家就安分了许多,但实力也同样不可小视。

若是把江澄的身份暴露出来,当年社会各界不明真相的口诛笔伐定会席卷而来,他不能让阿澄受到那样的伤害;只能要让阿澄先藏在自己这了。

蓝曦臣叹了口气,确实委屈阿澄了。
等他知道哪些是曾经伤害阿澄的人,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些人。

“阿澄...”

蓝曦臣心中悸动不止,过去那些回忆纷纷冒出来扰乱了他一整颗心,他还是很喜欢阿澄。

“蓝指挥。”蓝曦臣的副官蓝思追刚带着A队归队,敲开了他的门。

“进来。”蓝曦臣重新理清头绪,抬头道,“...怎么了?”

“我们在一处地方发现了这个。”副官把一个闪着紫色幽光的戒指式样的物件放到了蓝曦臣的桌上。

蓝曦臣拿在手中仔细查看,心下不禁一惊,这是...阿澄的紫电?

他知道紫电,它曾一直被套在江澄的手上。

紫电认主,也代表着江澄。当紫电有所损毁时,也就说明江澄的精神力出现了状况。

他连忙用自己的精神力探入紫电,发现紫电内江澄的精神力几乎没有缺失,却让蓝曦臣越发担心,他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就好像紫电让他感觉...很空洞。

他来不及细想,将紫电放进了抽屉的盒子中,“思追,这件事先不要说出去。”

蓝思追露出了些许迷惑,但很快就点头道,“好。”

等蓝景仪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蓝曦臣已经在门外等着他了。

“怎么样?”他迫切道。

蓝景仪抿了抿嘴,“我和七年前的数据对比了一下,他的身体机能完全正常,和原来数据没有任何差异。SS级的精神力也非常稳定。”

“也就是说,他停留在了25岁的状态?”蓝曦臣紧紧皱起了眉,这才是最不对劲的地方。

“是的。无法相信...一个人被关在冰洞里7年,居然能毫无变化。”蓝景仪低头思索了几秒,突然双眼闪出了兴奋的光,“江澄前辈也太厉害了吧!”

“......”蓝曦臣失笑,揉了揉蓝景仪的头。

蓝曦臣推开了门,江澄正闭着双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蓝曦臣。”他声音暗哑,“你准备好知道过去那些事情了吗?”

“嗯,阿澄你说吧。”蓝曦臣握住了江澄的手,依然就是白皙修长,握枪处带有并不算粗粝的薄茧,还是一双非常好看的手。江澄轻轻挣动了一下,蓝曦臣便握得更紧了些,“我会在这,一直听着。”

江澄的眼睫煽动了一下,于是随他握着,“在00年的时候......”

-----
“江澄,你觉得有这些证据就能指证我们?”温若寒面上虽然挂着笑,却只让人感觉到虚伪。

“自然不够。”江澄索性也不和他假模假式,冷声道,“我只是发出我的警告。你们贪污受贿、在竞选中对竞争对手蓝启仁故意爆出危人耸听的流言。还有温晁,借权打压新人。你们良心何安?”

说完,江澄把报告“啪”地一声摔在温若寒的办公桌前,勾起一个冷笑,“最好收敛点。蓝家还有我护着。”

在江澄离开后,温晁从侧室溜了出来,“父亲。”

温若寒像是还在回味江澄的话,那笑容阴测测的,看着连温晁都有些不寒而栗,“那小子没想到掌握了那么多情报,接下来怎么办?”

温若寒看着江澄的报告,眼下阴影遮住了他晦暗不清的眸光,“他以为我们不敢动手,嗯...最新的未知星球他不是近期就要去探研吗?”

温晁眯了眯眼,“把他身边的换成我们的人?”

“不全是。”温若寒摇了摇头,推出几张照片,“这几个江澄部队中的高衔的尽量都打通下来,无论手段。他不过两三年的经验,这些人你要能打通,那些真正忠心的也根本不足为惧了。如果有动静要闹大的,就瞒着江澄押回来。等他死在那边后,准备些消息,就当做'礼物'吧。”温若寒笑道,彷佛在讨论今晚的晚餐一样轻松。

“为什么要费力气打通他的部下?换成我们的人不会更快吗?”

“他这个人一看就是认准了就不会改了的,当他发现要将他只置于死地的人那么多他的部下,他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温若寒在江澄的报告打了一个小叉,“给新人一点不尊重前辈的教训吧。”

没过几天,江澄被军部派往军校作为为期两个月强化学生封闭式军事训练的教官。他站在军部门口时,即使一种不安感在被无限放大,但是他也选择了服从命令。

也许是温若寒想趁自己不在的时候,把自己手中的证据找到后销毁,可是他破解不了自己的密码柜,他仅仅这么想道,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在这两个月内,私刑、经济压迫、甚至秘密处决,温若寒利用自己的军部部长职位,明目张胆,各种各样的威胁无所不用其极。

除了蓝启仁、蓝家,看着温若寒每天压着人进审讯室的,没有站出来敢说话的。但是蓝启仁在军部部长的竞选中刚刚落败,又被温家之前爆出不少有关于他的流言绯语,名声一落千丈。

谁会愿意听他的质疑,回答他的问题?

“你压的这些人到底要什么?”蓝启仁眼神肃穆。

“军部内需要一次彻查而已。”温若寒笑道。

此话一出,做过些亏心事的军官都更不敢和温若寒顶撞了,一时间军部内部竟人人自危。

当江澄带着不知多少心怀鬼胎的部下踏上新的一次征程时,那些明着暗着投靠温若寒的、被温若寒安插进来的人,像一枚枚定时炸弹埋在了江澄身边。

原本他信任的人与想要杀了他的人都挥舞起寒光闪闪的利刃,将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他的时候,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绝望的意味。

“你们就打算这样自相残杀?”江澄擦了擦嘴角流下的血。

“江指挥官,我们也是被逼无奈。”

“呵...”江澄看着倒下的跟随自己到最后一刻的人越来越多,闭上眼发出了冷笑声,周围人都包围了过来,江澄甚至已经准备好迎接最后的死亡了。

那一刻他都想通了,为什么临行前两个月他会被调入当什么封闭式训练的教官,温若寒得不到自己手中的情报,所以根本不想销毁证据。

他想要江澄直接葬身在异星。

江澄眼前闪过了无数模糊的景象,怎么也抓不住。他记得蓝曦臣在他临行前还和他说过,等他回去有话想要告诉他。

挺可惜的,看来是听不到了。

地面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撕扯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缝,川流冻结,草木凝结成霜。

江澄眼前一黑,之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
也不知路过了多少千回百转,江澄生涩道,“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蓝曦臣感受到轻握住的手正在止不住地颤抖,心中也是一阵阵怜惜与心疼、愤怒交织的抽痛,他用力地摇了摇头,“没有的事。”

江澄眼眶瞬时就红了,他不是惧怕死亡与打压,他是怕了所付出的信任被辜负,是怕了与他真心相待的人会因为他死去。

蓝曦臣不曾见过江澄的脆弱,即使现在也是,兀自硬撑地想让自己安稳下来。心疼泛滥成灾,蓝曦臣温柔倾身抱住了江澄,“阿澄。”

“叔父在军部宣告你的死讯的时候和我说,'未来最璀璨的星辰已然陨落'......可是你知道吗,有一个词叫做'向死而生'。”

“阿澄,我相信你,你的星辉将一定永远闪烁。”


TBC...

评论(13)

热度(73)

  1. 狂歌需纵酒一纸非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