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非执

高三狗 忙

【追凌】《当我拥抱整个世界的孤寂》

*人物属于亲妈 OOC属于我
*灵感来自阿肆的《致姗姗来迟的你》思追告白的那段灵感来自情话墙
*关于少年小可爱们,就是超傻的恋爱故事
*私设是 如果澄澄不在阿凌的身边
*曦澄长剧情会更得慢一点 追凌小甜点先奉上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后续啦...
*感谢看完的各位


1.
金凌把书包从旁边一丢,躺在学校天台的长椅上,沐浴着黄昏时柔和的辉光,懒散又惬意。

这是他最放松的时刻,身边很安静,没有其他人令他烦心的喧哗。

也没有更多声音了。但好在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他几乎要在这个世界巨大的温柔和孤寂中睡过去,直到门口的金属楼梯上第一次传来了他不熟悉的脚步声。

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睡意被骤然打断,金凌揉了揉脸颊,嘟囔道,“啊这个又是谁......”他撑起上身去看,却在门被突然推开的时候愣了一下。

“阿凌!还好你在这里。”匆匆而来的男生不露痕迹理了理因为奔跑而凌乱的头发,“我可以过来吗?”

金凌看着男生清秀温和的脸,和有点紧张,又像鼓起了某种勇气的表情,即将脱口而出的“不可以”被他生生咽了下去。

鬼知道他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反正自己也很无聊,也不是想做什么朋友之类的事是不会改变的,他只懒懒道,“随便你。”

那男生露出了些许开心的笑容,金凌又觉着可能会让他误会,画蛇添足地加了一句,“地方那么大,我也不介意你占一个睡觉的位置。”

男生也只是温和地笑起来,“嗯。”

金凌撇开了头,又躺了下去。男生坐到了他的身边,抱着膝盖,看金凌闭上眼睛没有和他说话的意思,便安安静静地拿出了耳机开始听音乐。

金凌不太习惯自己在天台时睡觉身边还有个靠那么近的人,他竖起耳朵听旁边一点动静也没有,几乎以为并没有人坐着。

这反倒是很舒服的感觉。金凌奇怪地想,也不再装睡,“喂,蓝思追,你过来是干嘛的?”

蓝思追侧过头看他,“我在找你。”

“你找我干嘛?”金凌没好气道。

蓝思追毫不在意金凌话语中的尖刺,“我看阿凌每天放学都来这里睡觉,一定是很舒服的吧,我不可以吗?”

金凌哽了一下,“喂...我可没有意愿要和你做朋友。”

蓝思追用澈净的、几乎让他有些不好继续说下去的眼神静静注视着他。

“那天不过是帮你打跑几个想勒索你的废柴而已,没必要吧?”金凌皱起了眉,一鼓作气地说完,“我不太需要这些东西。”

“我知道阿凌是这样。”蓝思追听完他说完也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暮色曦光降临他的身上,在金凌的目光中也勾勒出一个相似的影像,“是我很孤独。”

“开什么玩笑?”金凌只感觉一阵心悸,冷哼一声,“我可是天天看见你和朋友在一起有说有笑地走。”

蓝思追两眼闪得亮晶晶的,“原来阿凌也在关注着我吗?”

“才没有的事。”金凌打断他,“别转移话题。”

蓝思追垂下头,盯着地上重叠的影子,时间久到金凌以为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是看不到阿凌,我的身边没有阿凌。”蓝思追抓住金凌的手,在他惊愕的目光下,将他的手压在自己心口,“我还是觉得非常孤独。”

等到金凌反应过来“这说不定是在对我告白”时,整张脸都漫上了飘红,他用力又慌乱地把手抽回来,“蓝思追!”

他心慌意乱,抓起书包就往外跑,也听不清后面的人说的话,就这样散在了风中。

2.
他们怎么认识的呢。

其实也再巧合不过。

那天金凌睡饱了觉,出了学校走去附近的车站,坐车回家。路过巷子里的时候,无意一瞥就看到几个小混混样的人围着自己学校的一个男生。

那男生被人围着,当时巷子中也灯光昏暗,看不清他的样貌,给金凌第一感觉就是“高高瘦瘦的样子,一定看着好欺负才被围住的”。

像是为首的一个小混混哼笑几声道,“蓝小公子,堵你一次还真不容易,怎么样?兄弟们最近手头缺点钱,不如你先给点?”

金凌不知道那男生会怎么办,也不打算现在就去帮忙,在拐角处靠着墙听。

“你想要多少?”那男生声音也挺柔和干净的,落在金凌耳中就只能称得上“怂”。

“也不多,兄弟们每人也就要个两三千吧。”为首的见他妥协嘿嘿一笑,“给你三天...”

“抱歉。”那男生竟直接了当地拒绝,金凌挑了挑眉,觉得他这么说话分分钟就可能被打趴。果然下一句就听那人话中都带上了恼怒成羞。

金凌听那男生没说话,叹了口气,看在你声音还不错,人也挺有种的份上,他转身走进了那条巷子,敲了敲石壁发出沉闷的声响,“喂。”

所有人转头看着他,金凌也终于看清了那男生的容貌,非常出挑的清朗。

---好眼熟,但叫不出名字。但说实话,他能叫出名字的同学也寥寥无几。

“那家伙我认识。”金凌一偏头,和他传递了个暗示的眼神,却没看到那男生在身后的手慢慢垂在了身侧,“你们还不走?”

“没拿到钱就让我们走?”话未落音,金凌就向前一跨步,右手抓住他的上臂,手腕翻转,狠狠地锁住他的关节抵在墙上。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那人甚至在反抗时就已经被锁住关节,肩膀处的酸麻不禁让他不禁哀嚎了两声。

“还来吗?”

身边那几人互看一眼,同时围了上来,金凌避开脸侧一道劲风,反手击向他的后颈,故技重施地打趴下几个人,回头抓住了那男生的手腕,“你傻的吗?走啊。”

金凌拉着他就往外跑,那男生似乎还想开口就被他扯得一踉呛,直到金凌终于跑到车站才停了下来。

还好,能赶上6:30的那班车。

“要是我不正好路过,不知道就你会被打成什么样。”

男生也不反驳,看上去是跑得有些累了,等喘匀了气才道,“谢谢,我叫蓝思追。”

“金凌。”说完金凌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我们年级的...那个学生会会长?”

“你认识我吗?”蓝思追笑得眉眼弯弯的。

何止认识,每天都简直被你的光芒闪到瞎好吗?学生会长、摄影社副社长、擅长社交、老师们最喜欢的常常提起的实验班学生。

就连空间,都刷过一阵你被女生偷拍笑容阳光清朗的照片,金凌只胡乱答道,“见过。”

“咦,是吗?什么时候?”蓝思追追问道。

“单方面的。”金凌看到正好车来了,“我走了。”

“那个...你是几班的?”

金凌觉得他简直磨磨叽叽的,假装没听见,跳上了车。

3.
“金凌?”蓝景仪撑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好像是8班那个长得挺好的?”

有正巧路过的同班女生听到了,纠正道,“哎呀,他是7班的啦。”

蓝思追连忙抬头,“你也认识?”

“当然啊,他长得是真的很好看吧,还有眉间的朱砂痣。”那女生笑道,“不过啊,听她们说,脾气超级不好,独来独往也没什么朋友。上学期刚开始和他告白的妹子还有哭着回来的呢。”

“哦哦我想起来,还有人偷偷叫他'大小姐'的是吧?”蓝景仪也凑上热闹。蓝思追制止道,“景仪。”

“又不是我说的嘛,不过我觉得还蛮贴切...”

“行了行了。”蓝思追揉揉眉心,回头对那个女生微笑道,“谢了。”

女生于是红了脸走了。

“喂喂,你打听金凌是要干嘛?”蓝景仪趴在桌上,好奇地问他。

“暂时保密。”

蓝思追还打听到了金凌喜欢什么时候去食堂,喜欢坐在什么位子,专门趁这个时间去制造偶遇。

“阿凌。”

金凌颇为诧异地抬头,蓝思追正挂着那副标准微笑,自说自话地坐在了他的对面。

“......怎么?”

“介意和我一起吃饭吗?”蓝思追已经舀起了一口汤,才装作想起来问一声。

金凌挑了挑眉,“我说介意,你会走吗?”

蓝思追非常无辜,还是第一次被那么嫌弃,索性道,“不会。”

金凌翻了个高出天际的白眼,低头专心吃饭。

两个人基本同时吃好了饭,餐盘递给食堂大叔时,蓝思追清晰地捕捉到金凌说了声“谢谢”。

其实很少人会想得起来,蓝思追也怎么没见过还有专门和食堂大叔说谢谢的。他朝金凌眨了眨眼,却被直接无视了。

啊,有点失败。蓝思追这么想着。

午休时,他知道金凌会去图书馆泡一会,于是也偷偷地跟过去。结果在书架后躲了半天才冒出头去看他,才发现他只是嫌教室太吵不好睡觉,才跑到图书馆来补觉。

蓝思追看着金凌睡着时安静平和的样子,悄悄蹲在他桌子旁边看他。

金凌的相貌是真的让他第一眼就惊艳,一开始靠在墙上的少年出现,他还隐隐担心了一下是不是。

“你啊...”蓝思追越看越有些着迷,对他一身的小刺的抗拒又总是以无奈应对。他又叹了口气,刚想起身时感觉因为蹲久了腿麻,又啪唧一下坐了回去。

金凌被这动静吵得动了动眉峰,迷迷朦朦地睁开了眼,身边却空无一人,也不知道哪来的声音,又趴了回去。

重新躲在书架后面的蓝思追苦笑地揉了揉发麻的腿,幸好自己反应快动作快,被发现可就惨了。

真是的,为什么自己就像个偷偷观察男神却不敢靠近的小迷弟啊。蓝思追埋了下头,哪有那么丢脸过,却又止不住微笑起来。

说真的,这感觉可真是太好了点吧。

4.
就这样,一连几个星期都是这样,金凌几乎能在学校的各个角落偶遇到闪闪发光的蓝思追。

“阿凌。”蓝思追和他挥手打招呼。

“......”金凌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最近我老是遇的到你?”

蓝思追笑着看他,“大概就是缘分吧。”

“......”瞎扯,我看你就是弄到了老子的时间表。

他撇了撇嘴,正打算走过去,蓝思追拦住了他,“阿凌,周五放学和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吗?”

“不去。”金凌最不喜欢电影院那种一关灯就黑乎乎的地方了,“我不喜欢。”

“啊...那游乐园呢?”

“......怎么?你们的计划还要因为我改掉?”金凌问道。

蓝思追怎么能告诉金凌所谓的“我们”,其实只有他“一个人”呢?

“呃...也不是啦。”

金凌轻飘飘地嘲弄般地看了他一眼,打算绕过他走,蓝思追再次拦下了他,“阿凌放学后去做什么了吗?”我上次在车站等了你半个小时五辆车都没见到人......

金凌回头终于忍不住了,深吸一口气,恶狠狠道,“不、关、你、事。”

蓝思追连忙解释道,“那个,阿凌......”

“别烦了。”金凌打算一次把话说清楚,“我没兴趣和你做朋友。”说完便丢下蓝思追转头离开。

蓝思追虽然平时都能笑笑就过去,但是当金凌真的对他表现出一种明显的不耐烦时,也还是有些不是滋味。他没有再叫住金凌,只垂下眼不知道想什么。

金凌也没有去看蓝思追的表情,大概也就是有些惊讶和受伤的样子,但那么受欢迎的人也应该不会在乎自己这点的。

他一向没什么朋友,以后也不太需要。

他原本以为他和蓝思追的联系就这样被自己硬生生地斩断了,没想到当天放学自己就在天台收到了这样一通告白。

金凌跑出来以后简直不能用心烦意乱来形容,到底自己在干些什么蠢事。

还有为什么,心里会那么乱。

他跑到车站大口大口地喘气,眼睛因为迎着凉风吹干涩得发红。

“咦,金凌?”蓝景仪从车站旁边的商店出来,手里拿着几串关东煮,“怎么就你一个人?思追呢?”

金凌瞥了他一眼,此时正不想搭理任何人,皱眉道,“我为什么要和他一起?”

“你怎么这么说呢?”蓝景仪为此愤愤不平地咬下一个贡丸,玩笑道,“好歹他那么喜欢你。”

蓝景仪本来也就随口一说,也没想到好死不死正好撞在蓝思追刚告完白的当口,只看见金凌的眼睛似乎更红了些,“...你、你在说什么啊!”

蓝景仪也不在意,递过去一串北极翅,“要吗?”

“不要。”

“哎,大小姐你是在气什么啊?”蓝景仪又咬了一口北极翅,“谁欺负你啦?告诉我,我叫思追去打他。”

金凌转过头不理他。

蓝景仪一个人絮叨道,“虽然思追他从来不动手,但好歹也是空手道黄带...”

金凌猛地转过头盯着他。

“了吧......”蓝景仪突感大事不妙。

“空手道?”金凌想起他第一次被小混混围着要钱的场景,半信半疑。

“对啊对啊老厉害了。”蓝景仪咽下所有关东煮,此时正心满意足问什么说什么。

金凌总有一种“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自己被耍了一把,那坑还是自己上赶着跳进去”的感觉。

“说起他喜欢你,我悄悄告诉你啊。”蓝景仪压低声音道,“他最近老是和你偶遇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弄到了我的时间表?”金凌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蓝景仪惊讶道,“你怎么那么聪明?”

......这只要没瞎不都看得出来吗?

但是金凌升起了一种奇妙的感觉,第一次有一个人那么想要靠近自己,第一次有个人会真正地喜欢自己。

金凌原本就有的不安感被蓝景仪的惊讶瞬时扩大了好几倍,甚至有想就冲回去的冲动。

蓝景仪大咧咧道,“对了,而且蓝思追不是学摄影的吗?”

金凌连背脊都绷直了。

“他把你喂狗的、图书馆睡觉的、还有几十张都不给我看的,连平时你走个路的都有好几张,都打印了下来收集在盒子里,还贴在墙上...床头相框好像也是你...哎,反正用情可深了。”蓝景仪瞄了一眼金凌,觉得助攻到位,不是全场最佳简直没道理,“你就不考虑考虑?”

金凌看着毫无触动,其实已经完全呆掉了。

...自己这是招上了一个什么人啊。

“车来了,我先走了。”金凌没有回答他,就往车上跑,直到车远远开走,蓝景仪才道,“其实大小姐还挺可爱的啊...”

他回头,看到蓝思追正朝着自己走过来,一直走到他身边都沉默不语。

“怎么啦?”

“我表白了。”

“哦,那又...”蓝景仪说到一半僵硬地止住了,“你你你??”

“虽然他没有回答,但我还是会等。”蓝思追浅浅地叹了一口气,仍是坚定道,“我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还不能放弃。”

蓝景仪一点都听不进蓝思追在说什么,满脑子都是“我靠蓝思追表白了,那我和金凌到底都扯了什么啊”。

转而他严肃道,“思追,我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但是你听完要冷静。”

“......啊?”

十分钟后,素来温和冷静的蓝思追第一次在车站展现了他的不冷静。

5.
金凌在天台门口犹豫了半晌,还是推开了门。

温柔的曦光下,蓝思追坐在上一次坐着的地方,一个人安静地听着歌。

金凌突然就觉得心狂跳得抑制不下来,蓝思追心有灵犀地睁开了眼,澈透的眸子只盛着一个身影和他身后的瑰丽烂漫的玫瑰云。

“阿凌。”他摘下耳机,笑道。

金凌暗暗地握紧了手,攥住了校服有些过长的袖子,开门见山道,“蓝思追,我现在不能接受你的告白。”

蓝思追短暂地一怔,露出了一些难过还是勉强笑着的表情,道:“对不起啊,让阿凌困扰了,我第一次特别喜欢一个人,喜欢得乱七八糟,不得章法。我知道这样不好,也没有办法想到更好的方法。我也不知道,很担心,阿凌能不能原谅我喜欢得那么糟糕?”

金凌突然很不合时宜地笑了起来,为什么会那么傻。

蓝思追注视着他明朗的笑容,感觉所有阴霾也被晴朗的颜色代替了。金凌勾起了嘴角,“嗯...虽然我拒绝了你的表白,但是我可能会说'我们做朋友更好吧'。”

蓝思追眼中闪出了光,“阿凌你是说...?”

“我就勉强把你当做朋友了。”在我...想清楚之前。


TBC...


*景仪就是专门送助攻
*其实剧情也许还会更深入的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