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非执

高三狗 忙

【曦澄】《我曾见过向死而生的陨落星辰》1

*人物属于亲妈 OOC属于我
*灵感来自微博曦澄主页【已经要过授权啦w
*被基本追平的年龄差
*这篇的名字来得非常之艰难...终于恢复带了适应的长度【x
*会有大澄小涣的前传 再看看会不会有车...
*谢谢@木托 小可爱
*非常感谢看完的各位



“指挥,我们何时出发?”敲门声与副官的询问声在蓝曦臣正整理着军服袖扣的时候同时响起。

蓝曦臣最后一次抚平军服领子的褶皱,深吸一口气,打开了大门,“现在。”

这是他第一次作为指挥长官带领舰队探索未知星球。

他面上仍是八风不动的温和微笑,身体中的每个因子却是都在叫嚣着雀跃而欣慰。

“我终于能够追上你了,所以等我回来,可不可以叫你一声阿澄。”蓝曦臣在临行的前一晚数不清第几次地抚上那张照片,照片上的人仍旧是俊美而凌厉的干练模样,即使是拍的照片也是那么桀骜不逊的样子。

---不愧是云梦最负盛名的指挥官。

但蓝曦臣更喜欢的却是他年少时看到的另一张。

照片上的江澄的侧脸线条干净,还留下些未褪去的青涩,黑色的军服妥帖,有着一种利刃未出鞘前的安静;他目光看着镜子,那时他的目光中还没有那么多似乎天生而来的三分嘲弄,却很专注;正在打着深黑领带的手修长白皙,让他忍不住去触碰。

这张照片他曾在江澄家中的一个小相框中看见过,正着迷地想伸出手,相框就被“啪”地一声按了下来。

蓝曦臣回头,江澄没有看他,对着按下的相框无言了几秒,才低下头对他笑了一下,“这张,不行。”

蓝曦臣后来在明晰自己对江澄的心意后,隐隐地对拍这张照的人生出了些嫉妒和危机感。

是谁拍下了他刚任职时的样子?

这时候他还没有见到江澄,所以错过了他这时候的样子。

蓝曦臣沉默地将相片全部放进了书柜的最隐蔽的地方,那是他在江澄这短暂的一生内都未曾宣之于口的情愫。

新纪元2000年,江澄所带领的舰队在探索未知星球时遇敌后全军覆没,年仅25岁的指挥官江澄失踪。

那时候蓝曦臣16岁,刚是情窦初开的时间,想把满腔爱意侵入江澄的想法才刚刚坚定,这个消息就如晴天霹雳。

“逃兵”、“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世纪最失败的指挥官”这些本不属于江澄的帽子纷纷扣到了他身上。甚至还被“知情人士”爆出了在军校违抗军令,不服管教的新闻。

这个初出茅庐便受到各方称赞关注,并不负众望地立下多次战功的年轻指挥官,现在在舆论所谓的“过度拥戴的必然性”下,变成了一个多不堪的人。

怎么可能?

蓝曦臣看着网络上各类各色,却多为诋毁的文章,眼中都漫上了血红色。

叔父蓝启仁原来十分看重这个在军校就大放异彩的年轻军官,在和军部多次沟通,仍是收到了“由于危险系数未知,拒绝回未知星球找寻指挥官江澄”的指令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看着魂不守舍的蓝曦臣,道,“曦臣啊,他们都不知道,未来最耀眼的一片星辰已经陨落了。”

“星辰已然陨落,奇迹难以再现。”

蓝曦臣良久垂下了头,克制住颤抖着的悲伤的声音,低低道,“叔父...我会努力的。”

为了国家也好,为了...江澄也好。
有一天,我会为他向世人证明,他是多么优秀果敢的指挥官。

当然也只仅限于此,只有我知道,他是多好、多值得让我用一生去喜欢的人。

3个月后,指挥官江澄被军部官方确认死亡,舆论的声音终于在“死者安息”的祷告下消减;同年9月,蓝曦臣以令人惊叹的最高分考取帝国军校指挥系。


----------
新纪元2007年,蓝曦臣在通过新任军部部长蓝启仁的同意下,首次踏上探索的道路---第一个目标,就是江澄当年战败失踪的星球。

舰队在宇宙中平稳前行。

宇宙中恒远宁静,似乎还有许多色彩与诱人的光亮,交织错落,隐匿在如墨色的星云空籁之中,也隐藏着无人可以预见的未知中。

瞬息万变、耐人寻味。

阿澄是不是也会在这其中?蓝曦臣不得而知。

行驶了将近一周后,“蓝指挥,舰队是否降落,---星球上发生强烈的精神能量来源!”通讯员用公式化的声音报告道。

“准备降落,全员警戒。”蓝曦臣严肃道,精神能量来源?

说明星球上有生命体存在,且这个生命体的精神力同样非常高级。

蓝曦臣将枪套的扣子打开,军舰开始发出降落预警的信号,缓缓地轰然落地。

这个未知的星球气温极低,金属舱门升起,蓝曦臣环视了一圈星球上周遭荒芜的环境,“A队打开定位系统,记录星球各项指标。B队和我走,目标:精神能量来源。”

蓝曦臣条理清晰地下达了指令,率先带队前行。时隔多年,凭借强大的精神力,蓝曦臣仍然还能感觉到这里淡淡的血腥味,让他忍不住猜忌,当时的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江澄到底经历了什么。所幸他们的路途中,除了地形起伏不定,一路上都非常地寂静安宁,但越是这样,蓝曦臣越不能掉以轻心。

走过下一个凹凸不平的小山丘,出现在眼前赫然是一个巨大的冰洞,晶白色的冰柱与洞口的冰瀑在光线的照耀下闪着幽深的紫色与蓝色。

“据监测未知来源就在下面,蓝指挥。”

“进!”蓝曦臣坚定道,他感觉到前面有什么在等着他。

越往前走,越能感受到某种奇妙的吸引力。最高能探测到S级精神力生命体的探索器没有发生出警报。而蓝曦臣的精神力为SS,也就是对方的精神能量绝对不低于他,蓝曦臣不露痕迹地皱了皱眉。

又一个幽深的洞口,蓝曦臣艰难地跨进去以后,发现冰洞里面有一个更广阔的天地。他命B队全部待命,自己只身走入。

冰洞中美轮美奂,冰笋林立,正中有一个一人多宽的冰棺。

蓝曦臣握着枪走近,却朦朦胧胧地从中窥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

蓝曦臣的心在那一刻都近乎停止跳动,瞳孔剧缩。

他立即冲上前去,双手贴上冰盖,冰棺中的人脸色惨淡,唇色苍白,可是那般令自己难以忘却的眉眼,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失踪了整整7年的江澄!

“阿澄...阿澄?”蓝曦臣低声唤道,直接推开了冰棺的冰盖,不管是否会受伤将仍散着彻骨寒意的江澄拦腰抱了出来,他感受到了江澄微弱到几乎听不见的呼吸声,将他揉进了怀里。

冰洞在江澄离开冰棺时,冰壁冰柱都发出威胁的吼声,地面开始毫不留情地开裂,整个冰洞都开始摇摇欲坠,看样子竟是快要塌陷。

“撤退!”蓝曦臣当机立断,用军服的外套好好地包裹住没有了意识的江澄,将他稳稳地抱在怀中,跨出了洞口。


江澄隐隐约约地听见耳边有人在不厌其烦地一声一声地唤着自己的名字,感受到一片寒冷中有一双温热的双手隔着衣物也温暖着自己。

这样的温暖如影随形地像那个总是喜欢靠在自己身边的小孩子一样,惹人烦心。

他如猫一般也发出了像是刚刚睡醒般的呜咽声,勉为其难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撞入眼中的是一个清俊完美的侧脸,微微皱着眉的样子也分外好看。

那人也没有发现他已经稍微睁开了点眼,正在注视着他。

自己正被他抱在怀里走动,被紧紧抱着的样子对江澄似乎有些难堪,又无力开口说话,于是也懒得挣扎。直到他听见军舰的金属门的开启声---

不对!

他在干什么?他记得他带领着舰队正来探索一个新发现的未知星球,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

无数的血腥发生在江澄眼前,惊声惨叫充斥着他的耳边,是温家人...!在被重重包围的前一秒,他被身后不知是谁给狠狠地打晕了。

可眼前这个人虽然有些面熟,但江澄能非常确定,自己的队伍没有他。江澄僵住的手脚开始渐渐回暖,即使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他也拼命地想要挣脱,看着对方惊讶又不知道在高兴些什么的目光,感觉自己无力的样子在对方眼中就像一只刚学会扑腾亮爪的小猫。

蓝曦臣的目光显然被江澄给误解了,他在军舰外刚解散了B队,还没踏入房间,怀中的人就醒来了,睁着透亮的双眼瞪着他。

“阿澄,先别乱动...我等会叫军医来给你检查一下身体。”蓝曦臣用后背抵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将神色呆滞的江澄放倒在床上,盯着他迷惑又不放松警惕的表情,一时竟有不想起身的想法。

江澄完全地混乱了,前面这个男人亲昵地喊他“阿澄”,还要叫军医检查...难道自己是被救了?那他的部下呢?

蓝曦臣还没有来得及再说话,江澄突然惊起,“我的部下都在哪!”他的脸色突然变了,心知他们凶多吉少,声音有些颤抖着地问,“不对,不对......我应该问,还有存活的人吗......”

气氛骤然压抑起来。

蓝曦臣垂了垂眼睫,为江澄倒了杯水,在他对面的转椅上坐下,平静道,“阿澄,我需要确定一件事。就是...你这次带去的士兵都已经被确认死亡了,因为遭不明生物遇袭导致的全军覆灭。”

江澄猛地抬起头,眼中刚带上的一丝希望被震惊与愤怒取代得一干二净,“遇袭?我们遇到的都是自相残杀!他...他们全...咳咳咳.....”

蓝曦臣连忙上前拍着他的背,“阿澄,阿澄你先别急,我先让军医过来。阿澄,我在7年前就和叔父说好,这件事有一天终会真相大白。”

江澄紧紧攥住他的衣袖,声音因为连续地咳嗽有些喑哑,难免带上了些不知所措,“你...到底是谁.....”

“阿澄,你还记得我吗?”蓝曦臣轻轻地拍了他的背,“我是蓝曦臣。”

江澄诧异地抬头看他,手上青筋暴起。“你放屁。”江澄怒道,险些将男人直接从床上踹下去,刚冒出的一点谢意全部烟消云散,“蓝曦臣现在几岁你知道吗?16!你他妈看着都二十好几了还敢冒充他!”

蓝曦臣也不说话,只认真专注地看着他,江澄被这么看着,突然间熟悉感猛增,他记得16岁的蓝曦臣也喜欢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感觉骗不了人,江澄沉默了许久,艰涩道,“你...不会真的是......”

“阿澄,虽然我知道你还接受不了,现在是新纪元2007年,我现在23岁。是帝国军校的指挥官。”蓝曦臣把他的侧发收到耳后,“我已经等了你7年了。”

“怎么可能...”江澄本能地往后一偏,蓝曦臣的手落了个空,不露声色地收了回来。

江澄双手握拳,突然低低地笑出两声,近乎绝望道,“7年了啊......你也这么大了。”

7年了...他还能改变什么......江澄悲鸣一声,捂住了心口,他第一次懂得什么叫做良心不安,什么叫做无能为力。

他的部下、他的朋友都已经长眠,温家的势力定已扩大到了他一个失踪7年的人无法比拟的程度,而他作为一个没用的指挥官却还在...活着。

TBC...

评论(11)

热度(104)

  1. 凌慕然一纸非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