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非执

高三狗 忙

【曦澄】《如果那片羽毛上有你心口的温热》

*人物属于亲妈 OOC属于我
*灵感来自空间转自知乎的某评论与奇葩说第三季的一个辩题“爱上人工智能算爱情吗”
*强行扭转的HE
*有写到温晁...
*感谢看完的各位


1.
江澄不断滑动着鼠标,眼中闪着无数屏幕上信息光点飞逝的影像,“找不到...完全找不到一点办法......”

“...该死!”

他“啪”地直接合上了笔记本,捏着紧皱的眉头,靠回到椅背的垫子上。

这时候门被轻轻推开了。

蓝曦臣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摩卡走了进来,看到江澄又紧紧蹙眉的样子也露出些苦恼的表情。他在江澄桌边放下那杯摩卡,“需要我吗?”

江澄睁开了双眼,眼中是一片清明,“不用了。”

蓝曦臣抚上了江澄的太阳穴,力度不轻不重地按着打圈,“阿澄也需要好好休息。医生说要少动怒......”

江澄沉默,气氛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阿澄...”蓝曦臣还想说些什么,手指搭上了他的心口,慢慢摩挲。

“别说了。”江澄躲开了他的手,再次打开了笔记本,“停止程序,出去。”

芯片接收了命令,蓝曦臣眼神瞬时变得一片冰凉与无机质的冷漠,“工作停止,AI001服务结束。”

他步伐僵硬且缓慢地走了出去,江澄看着他的机械动作,突然觉得有些想嘲笑自己一番。

他居然爱上了自己制造的AI,在政府下了最后通牒后,还在以各种办法去保全时代自己第一个全智能AI。

本世纪最伟大的AI,最类似于人类的AI。

那是他的AI,不......他的蓝曦臣。

可是这究竟是什么?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沉浸在一片虚假与迷幻之中,无数次地想要将其上交却总舍弃不下他的好,他的柔和与他的一切。

他明明连思想路径都是自己植入的,江澄,你能不能醒一醒?他是一个只要你说'停止工作'就会回归机器本质的AI,你亲手创造的AI而已。

无论他工作时对你有多无微不至,有多像一个完全服从你指令与需要的完美情人。

那也只是你设置下去的工作,你懂吗?

江澄,你的爱对于AI来说算些什么?
江澄捂住了隐隐发痛的头,眼中又从清明中渐渐变得浑浊。

门外一个已经停止工作,静静站立在黑暗中的身影,面无表情,瞳孔中却开始闪出某种光泽。


2.
【三年前】

研究所其他人都早离开了,只剩研究所所长江澄还在埋头苦干。

不知过了多久,江澄终于对所有的数据都再次核对完毕,输入了智脑。

加载完毕,江澄露出了一个舒心而志在必得的笑容,按下了最后步骤的那个按钮。

一个无论容貌、身材都近乎完美的男性赤身裸体在一个巨大的容器瓶中,随着澈净的水流偶尔有些小幅度地晃动。安静的面容充满了新生儿对世间的未知与百分百的依赖,头上贴满了各类金属传输线,随着江澄按下按钮,肉眼可见的电流滋滋不断地传输进容器瓶中。

江澄屏气凝神地等待着他全智能的AI出现在这个世上。

容器瓶开始源源不断地涌出白色烟雾,江澄眯起了眼,舍不得不看一生中或许最令他骄傲的一刻。

他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他听到传输线落在地上的清脆响声,江澄仍是没有动。

在层层白雾中,他感觉到有一双手危险地抚摸上了他的心口,他的血液蓬勃流动着,即使见过了许多大场面,他的心跳还是止不住地悸动。

“...001?”江澄见那双手叠在他的心口上似乎正在认真地感受些什么,他试探地问道。

那双手安静地收了回去,一个清朗温和的几乎与人类无异的声音响起,“程序启动,AI001号为您服务。”

江澄像一个成功者一样勾起了一边嘴角,迷雾渐渐开始散去,蓝曦臣在这世间第一个看到的人有着最俊美高傲的容貌,和他感受到的心口的温热与那颗心脏下不屈的力量。

他眼中闪着在灯光下反射进的璀璨光芒,缓缓开口,“001号,我任命你为...蓝曦臣。”

“001号接受任命。”蓝曦臣久久注视着那片小小的璀璨。

“那你说,你是谁的?”江澄明知故问道。

“我将永远追随江澄,为江澄付出生命的一切。”蓝曦臣单膝下跪,握着江澄的手,像是完成一个重大的仪式,“终生忠诚,永不背弃。”

追随着那一片现在属于他的璀璨。

3.
“蓝曦臣。”江澄闲来无事,唤了一声。

“嗯?”正在工作的的蓝曦臣立即停下,将转椅转了一个圈面向江澄。

“你现在有没有还觉得哪里不舒服?第一阶段的体质检测已经快要结束了。如果没问题,第二阶段的能力检测就要着手开始了。”江澄边说,边上下打量了一个眼前这个笑容盈盈的男人。

“有阿澄在,不会哪里不舒服。”蓝曦臣坐在转椅上用滚轮滑向江澄,将手掌轻轻覆在江澄的心口处,“阿澄这里的温暖就能治好我的所有问题。”

“啧。”江澄佯装颇为嫌弃地丢开蓝曦臣的手,看着蓝曦臣失望的样子,起了些逗弄的心思,“我记得我可没有给你设置说情话的功能啊?”

蓝曦臣看着江澄满满都是逗弄意味的双眼,干净地笑起来,“这种事看见阿澄的第一眼就无师自通了。”

“行了行了,滚回去干活。不然把你程序停了。”江澄随意地挥挥手,蓝曦臣从善如流道,“都听阿澄的。”于是又滑了回去。

即使是自称从不为美色所动的江澄也有点吃不消蓝曦臣这样几乎一整天循环的情话攻势。

他无奈地揉了揉鼻梁,暗道,如果是真的人话,或许就算我不知道他是个AI的话,我可能会爱上他吧。

然后江澄就被自己的荒谬想法逗笑了。

听到江澄的轻笑声,蓝曦臣偏了偏头看向他。

他眼中的光芒更甚,而那是属于他的。

他知道自己是AI,应该毫无波澜,没有情感。可是他第一次见江澄时,他就告诉自己,他就认定了江澄是他的。

就像是被设定好的最高指令。

一个AI能拥有什么呢?

蓝曦臣感觉这副身体似乎有一颗心,被“阿澄是我的”这样的满足感填得足够。而每次看见江澄时,这样膨胀的满足就几乎要溢出来一样。

他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却感受不到那样的温热,为什么?

因为AI并没有心吧。

或许只有阿澄才是温暖的,我才能永远依靠着阿澄,永不离开,蓝曦臣这样自我安慰着。

4.
“江所长,第二阶段的能力检测必须交给政府部门进行。”一个男人第三次带其它几名人员把江澄堵在了出口,“我们尊重你的劳动成果。可是第一代AI具有不确定性因素太多,必须交予政府来处理。”

江澄闲闲地靠在墙上,眼中满是蔑视与冷意,“上一批第一次来就被我都打回去了,没想到你们还敢来?”

“江澄,你必须执行,不然我们会采用强制手段。”那人面目冷硬,与江澄对峙。

“呵...就凭你也敢威胁我?还有什么遗言赶紧说吧。”江澄冷笑一声,在对面男人还没反应过来以前就挥出一道劲风堪堪擦开男人的耳际。

男人也不甘下风,憋屈的愤怒终于爆发,卡住江澄袭来的手臂狠狠地往反方向一扭。

江澄随他的方向一蹬地旋身,被扭住的手腕灵活地一转挣脱出来男人的束缚,反手击在男人的腰上。

男人一时不稳,往后跌咧了一步,眼看江澄再次出手,男人躲不掉,也明白江澄心中也有怒火难平,已经闭上眼做好了受他一拳的准备。

拳击到身上却轻飘飘地没有感觉,男人睁开眼就看到江澄的心口处盛开了一朵血花。

他震惊地抬头,看到江澄睁大的杏目中目光已经开始渐渐涣散,嘴角流下了曲折而刺眼的血液。

“江所长!”他对着那个开枪的人吼道,“温晁你在干什么?!你杀了他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那名为温晁的人无所谓道,“我只管完成任务。”尾音淹没在了基地内的突响的警报声中。

还在研究室整理资料的蓝曦臣听见急促又令人心慌的警报声时不自觉地皱了一下眉,心下涌出强烈的不安,匆匆朝着刚才江澄离开的方向跑了出去。

跑到出口,那血液的铁锈味弥漫在空气中。只一眼,他就什么也感到不到了。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推开扶着江澄的那个男人,不知道怎么抱起江澄疯狂冲着研究所内的救护人员与救护车跑去的。

那是他第一次脱离于理性分析的行为,但他顾及不到,他所有的注意力全在江澄这里。

他感觉自己曾有一颗心脏,如江澄那样跳动的温热的心脏,现在它有了一条深深的裂缝。


5.
江澄在一片意识的混沌中悠悠转醒,先是手指动了一动,蓝曦臣在旁边盯了几天终于发觉眼前人有一点醒来的预兆,便紧紧地握了上去。

江澄的眉心跳动了一下,双眼慢慢地睁开。

蓝曦臣的面容近在眼前。两人对视了几秒,谁都没有说话。直到江澄的眼睫垂了下去,他才温和地问江澄,“阿澄,要喝点水吗?”

江澄摇了摇头,示意不用蓝曦臣搀扶自己撑起了上半身,靠在了床后被蓝曦臣已经立起来的枕头上。

蓝曦臣抿了抿嘴,提醒道:“阿澄,金凌这几天也天天守着你。今天他刚刚来,还在外面等。我叫他进来,好吗?”

江澄声音沙哑,“好。”

蓝曦臣刚打开门对着外面不知轻声说了句什么,门外就有人嚎了一声,紧接着是急急忙忙冲进来的金凌,“舅舅!”

“这么大人,怎么还冒冒失失的?”江澄皱了皱眉。

“舅舅你终于醒了!”著名医科大学的研究生金凌嚎得像个小学生一样,“你都不知道蓝曦臣、我和思追守了多久!还好舅舅你......”

“轻点,头痛。”江澄被嚎得太阳穴突突地跳。

江澄偏头看了看跟进来礼貌道好的'思追',也不想多问些什么,只是心里大概有了个底,“谢谢。”

“舅舅不用谢的,阿凌常提起你,这次我也很担心您。”

为阿凌担心的吧,江澄心里想着,还没开口,金凌就跳起来,刻意压低声音道,“你怎么也跟着叫舅舅,我舅舅!”

被说的人一脸无奈,江澄从中竟窥出了一丝宠溺,太阳穴跳得更厉害了,“我没事了,你们都给我回去。”

“舅舅......”金凌还想再赖一会,却被江澄的眼神给杀回去了,只好和蓝思追一起告别。路过蓝曦臣时,金凌别别扭扭地停了一下,极小声道,“谢谢。”

蓝曦臣全程在床边的椅子上坐着没有说话,目送他们走了,递给江澄一杯温水。

江澄接过来,“这次谢了。”

蓝曦臣摇了摇头,他看到了江澄喝着水,想起了刚将江澄送到医院来即将动手术时,看到金凌家属签字的手抖得不成样子,又冲着自己怒道,“我舅舅出事就是因为你吧?要是我舅舅有三长两短...你、我非把你拆了不可!”

他有了些奇异的感觉,说不出,感觉喉咙里都是涩涩的,“为什么不把我交给他们?”

气氛于是也变得微妙起来。

6.
“你想去?”江澄停了片刻,一放水杯,挑眉道。

“阿澄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江澄听了这话,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AI。不止是这样,更多的原因是,我把你培养得越来越像一个真实的人类,我想让你有自由的可选择的权利,让你和真正的人类之间差距越来越小。”江澄望进蓝曦臣透着些迷惘的眼睛中,“再从私心来说,你还是我的AI,你的生活不能就这么被永远地控制。”

“我这次身重一弹。”江澄语气似是毫不在意自己的伤,蓝曦臣的手指却不禁抽搐了一下,“他们应该会消停一段时间,不过不好的一点就是......”

我心口处不会再有你喜欢的温热的感觉了。

江澄很明白地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这里是被换上了机械心脏吧?还是金凌签的名。”

蓝曦臣突然站起,欺身而上用力抱住了江澄。

江澄拍了拍他有些颤抖的肩膀,“学会了什么情感吗?是'感动'吗?”

蓝曦臣没有回答,只是把江澄抱得更紧了一些。

“你和人类的差距真是越来越小了。江澄道,又带上些可惜,“唯一的是,AI学不会爱这件事吧。”

蓝曦臣无声地张了张口,没有说出话了。

他想说,阿澄,AI、我真的学不会爱人吗?

可是这种细细密密融入了身体的情感到底是什么?

我想让你永远拥有我,我也想永远拥有你,我想用力拥抱你,甚至刚才那一刻我想亲吻你...阿澄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

你告诉我曾说,爱情是一件令人愉悦也痛苦的事。

我因你而喜悦、快乐、感动;也因为你的评断与得不到你相同的强烈感情而悲伤、不甘、痛苦。

“行了。”江澄轻轻推开了蓝曦臣,“你把我的文件袋拿过来。”

蓝曦臣语气并不好,“阿澄你现在不适合工作。”

“不是。”江澄摇了摇头,“你拿过来再说。”

蓝曦臣只好照做了。

江澄从文件袋里拿出了一根纯白色的镶嵌着一颗蓝水晶的柔软羽毛。“这是我让人从国外订做回来的,三年了,才第一次送你'生日礼物'。”

蓝曦臣偶尔死机,握着这根羽毛不知道该说什么,江澄把文件袋随手一扔,“就这样,我要再睡会。”

江澄闭上眼,没有看到蓝曦臣的目光温柔而缱绻,“阿澄,安心睡吧。”

7.
为什么当初会送一根漂亮的羽毛,它既不好天天携带,又说不出什么太大的意义。

古时的人倒是有这个意义,可是江澄想得却完全不同。

蓝曦臣的存在有因缘巧合,也像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境。

一个...名为“爱情”的梦境,就像一根没有着落点的也许下一秒就会消失在眼前的羽毛。

江澄不愿说出口,也无法说。

蓝曦臣只是学不会爱人的AI啊。他这样想道,这样告诉自己的次数多了,也就不觉得悲哀了。

江澄那晚还是没有找到留下蓝曦臣的方法,将近凌晨,才去睡觉。

因为找不到能留下蓝曦臣的办法,他的情绪越发不耐与暴躁,常常一言不合就停止蓝曦臣的程序,让他变回那个冰冷的机器。

到底是在伤谁,江澄也说不清楚。

电话铃声突兀地炸响,江澄有些不耐烦地接了起来,“江所长...”

“什么事?”

“政府派来的人又来了,这次还砸了我们研究所好多仪器...我们拦不住,江所长。”对面的女声带上些哭腔,“他们说再不把蓝曦臣交给他们,他们只能抓捕您,还要把研究所封掉。”

“等我马上回来。”江澄深吸了一口气,挂掉了电话,“程序启动。”

话未落音,蓝曦臣便推开了门,“阿澄?”

“我有急事要去趟研究所。你...”江澄语速飞快地准备交待一些事,没想到蓝曦臣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阿澄,如果真的不行,就把我交出去吧。”蓝曦臣认真道。

江澄哑口无言,回过神摔开了他的手,“你给我住口!”

近几月巨大的压力抵在江澄的身上,得不到的爱情与政府的最后通牒让他进退两难,喘不过气来。

而他一整颗心扑在蓝曦臣身上,蓝曦臣却说出这样的话来!

江澄死死揪住蓝曦臣的领子,双目通红,“你懂什么?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把你交给政府?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什么叫...”

江澄停了下来,大口地喘着气,蓝曦臣轻轻揽着江澄的腰,抱住了他。

“阿澄。”

长时间的死寂后,江澄冷静下来才开了口。

“蓝曦臣,你知不知道我这一颗机械心脏只能撑多久?我能陪得了你多久?我不希望...我不想看到,我对你的所有心血,所有...关爱都只能让你终于回到一个机器服务人类的存在!”

所有的伤痛袭上蓝曦臣,蓝曦臣只将江澄抱得更紧,让人几乎感觉不到的轻浅的吻落在江澄的发旋上。

他对着自己说,即使阿澄对我从来都没有爱人那般的爱,这一遭我也足够了。

良久,他坚定道:“阿澄,你给了我生存的机会,你给我思想文化的认知,你让我尝到了各种各样不同的人类的感情。我今天才能站在这里抱着你说这些话,也请你再一次给我回报的机会。相信我,我不会变成那样的,我不会辜负你,我对你永不背弃。”

他只是不敢说,我爱你。

江澄低低地苦笑了一声,回报?这词说得确实好听。

两个人尝着相似的苦涩心情,拥抱得再近,却说不出心有灵犀的话语。
江澄终于道:“好。”

蓝曦臣应了一声,眼中早已一片湿润。

8.
蓝曦臣不久后就离开了,和江澄告别时,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抚摸上了江澄的心口。

“还是和当初一样。”蓝曦臣微笑道。

江澄勉强扯了扯嘴角,“也就你这么觉得了。”

蓝曦臣离开了,什么也没留下,除了...那支羽毛。他什么都不被准许带。

想念蓝曦臣时,他就每晚都把那支羽毛贴在自己的心口处睡觉。他常常失眠,只有这样才睡得好。

蓝曦臣也再也没回来过。

那日金凌听说了这些事,从学校赶了回来。看着从研究所回来后,坐在沙发上正走神的江澄,就莫名其妙地有些止不住情绪。

“怎么了?”江澄看向金凌,他跑得已经汗流夹背了。

“舅舅...舅舅你为什么要让他被带走?”

江澄却显得平静,“那又怎么了吗?”

“舅舅你对他就没有一点点感情?”金凌难以相信地看着他。

江澄有点诧异,“为什么这么说?”

“舅舅...你那天被枪击后,我冲蓝曦臣发泄怒气,我说舅舅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非拆了他不可,他回答我说'我不会让阿澄出事的。'我问他,'我舅舅现在就在里面躺着要手术你怎么保证?',你知道......他回答了什么吗?”

江澄似乎并没什么太大反应,“无非就是说'我对他永不背弃......”

“他说'因为我爱他'......他爱你...他是个AI,但是他说......他爱你啊!”金凌声音都在颤抖。

而江澄脑海中只有一片空白。

“舅舅...你去找他吧......”

江澄捂住了双眼,竟然笑出了两声,“来不及了...金凌,来不及了......”

“为什么?”

“我不会被放过的,我的生命所剩无几了。金凌。”江澄抬眼,眼中只剩了一片朦胧不清。

9.
【一年后】

一个身形挺拔却消瘦的男子单膝跪在了一座墓碑前。

“阿澄,我又来看你了。”男子微笑起来,手指轻轻触碰在冰冷的墓碑上。

“你知道吗?一年内的发生的事太多了,现在AI三代已经都刚刚出来了。我自由了,还被装上了更高级的芯片,我不会再变回那个一般的机器了。如你期盼的那样,我像个人类一样,拥有了自由而可选择的生活。”

“可是我却没有你了。”

那男子从西装内袋抽出来一根洁白漂亮的羽毛,“当初阿凌告诉我你走的时候,我完全无法接受,我天天守在家里,希望能像当年那样,你会悠悠转醒,然后从某种你存在的地方回来,仍是用明亮清澈的目光注视着我。”

“可是你没有。”

“你明明是我的啊,我不会让他们碰一下的宝物。我后悔为什么要离开,让你就悄声无息地走出了我的视线。我也相信你其实不会的,对不对?”

“我想去找你,金凌哭着把几乎疯了的我拦了下来,还有思追。他们让我冷静,让我节哀,我什么都听不进去。我只知道,我唯一拥有的,也唯一拥有我的阿澄,已经没了。”

“后来,阿凌才和我说,说你爱我。怎么可能呢,世界上尽管我见的不多,我也从未见过如此令人快乐又悲痛的事。”

“你爱我,我也爱你。我们之间,人类与AI之间拥有了爱情。”

“但是,我把你弄丢了,太多东西都找不到了。”男子的声音参杂了太多东西,“我想念你,阿澄。”

他抬手拭去了泪水,“我第一件事就是拿回了你送给我的羽毛,听说我离开后,你把它放在心口处才能睡下。我现在也是。”

“我多希望,这支羽毛有你心口的温热。那是我唯一的慰藉了,阿澄。”

当年这支羽毛究竟落在了谁的心上,谁也说不清了。

但是恍惚间,他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蓝曦臣......”

他转过头去,那个占据了他生命所有的人站在不远处,目光依旧清明,没有了璀璨光芒,却有了余晖的热烈。

“我听到了,我也回来了。”

“但是可能还缺你一句话,现在补上不知道是不是还来得及。”

“大概是...我爱你。”

【END】

*澄澄最后其实是为了疗养差到极点的身体和躲避作为可以完全控制AI的人的来自政府的抹杀...被迫诈死...写多怕累赘 这里说明一下【
*对我来说 最虐的虐点在“死而后觉”或者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是年纪大了经不起虐 就这样【。

评论(24)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