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非执

高三狗 忙

【曦澄】《我心中也曾有一朵向晚的玫瑰云》

*人物属于亲妈,OOC属于我
*灵感来自罗莎卢森堡的《狱中书简》
*参考了一点一二·九救亡运动资料
*解放战争时期 历史废
*BE
*感谢看完的各位


1、
“阿澄,我现在在狱中给你写下了这封信,之后,你会从思追手上拿到它。

我对于出卖我的人谈不上怨恨,只是觉得失望,但这些都要交给阿澄处理了。另有这次组织的游行运动余下的部分,我相信阿澄可以处理好。

我现在很好,只是看着狱友,我们的战友们,在这个晦暗无光的地方生活,被蔑视人性、剥夺自由地伤害。

但这时我反而不希望有任何人离开,因为每天离开的人的绝大多数结果都只有迎接死亡。

活着的人提心吊胆,这是种无形的压力,更是一种令人渐渐麻木的无力感。

好了,阿澄,我暂时不说这些令人不愉快的事了。

你知道吗?

其实这里的清晨很美,看着熹微的光线一点点明显起来,所处之地一点点亮堂起来,偶尔还有鸟雀啁啾动人的声音,就知道新的一天来了。

夜景也是,星河流淌在极深的夜幕之上,即使万物都陷入黑暗之中,仍是有缀在夜空上的北极星指亮了方向,多美好的一件事。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这里的黄昏,我会静静地坐在视线最好的一处,看着那瑰丽的玫瑰云漫在橘红、橙黄的天空上,那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如果阿澄也能看到就好了,那我们在不同的地方或许曾注视过同一片云。

---致阿澄。”

2、
【3天前】

“...什么!......”江澄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目,“蓝曦臣被捕?”

蓝思追摘下遮住面目的帽子,严肃道,“这次蓝曦臣组织的游行运动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社会多方都参与进了其中,并且影响正在延伸至周边城市,唉...我们的组织成员内部有人告了密。”

江澄手紧紧握成拳,冷然道,“是谁?”

蓝思追没有回答,从杯中沾了一点冷掉的茶水,在桌上写下了一个名字,压低声音道,“为避免造成更大的损失,尽快解决。”

“是他.....”
江澄看着蓝思追抹开水痕,猛地抬头,“那蓝曦臣怎么...”

蓝思追垂下了眼,叹道,“我现在以狱警的身份,又加上我这次游行运动的参与度很大,可能已经被盯上了。我现在做不了什么大动作。”

蓝思追抬起头注视着失神的江澄道,“我知道你们即将结婚,可是江澄...你要做好最坏的思想准备。”

江澄沉思良久,如果不注意他的手指一直在不住颤抖的话,真的会以为他是如表现的那样冷静。

“好。”江澄道,用力闭上了布上血丝的眼。


3、
“阿澄,现在算来,距离我向你求婚的日子正好过了68天。

唔...虽然68这个数字并不没有含着什么特殊意味,可是我认为每一天都是充满意义的,值得被珍惜和提及的。

想起我当时求婚的场景,魏先生一直在起哄,忘机一直护着窜上椅子的魏先生怕他有个一时不稳;思追阿凌一直也在笑个不停。

你扶着额头,和我说,“那两个臭小子真得笑成傻子了。

然后对着笑得东倒西歪的几个人佯怒道:“再给我闹信不信我动手啊!”

其实啊,你的反应才是最棒的。

先是显露出来一点难以置信的表情,反应过来时,连耳朵都红透了,还在强装镇定地说要好好考虑考虑。

结果抵不住他们几个的哄闹,和我自己都能感受到的热注视,才装作勉强同意的样子说那好吧。

却早已经自觉地把手伸了过来。

那副样子早就刻在我的心中了。

一说起结婚,我想你又是会皱着眉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还会说'两个男人怎么结婚'之类的话。

我的阿澄啊......

其实我知道你也很在意,我也看到过你已经偷偷准备好了的申请书。

我们相爱也就够了吗?

并不是。

阿澄,我这个人可能有些贪心了,我想顺理成章地让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我们之间拥有普通夫妻之间所有的义务与责任。

再也分不开。

爱历久弥坚,人生至福,就是确信有人爱你。

我们两个,都是至福的人啊。

---致接受我的求婚68天的阿澄。”

4、
“阿澄,你猜我现在在哪里给你写信?

在'花园'里!

我正坐在绿森森的灌木丛中,然后静下来想你。

阿澄,这些天,我常常会静下来想你,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觉得那些日子中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议。以前从来不知道爱情这么美好,爱到深处这么美好。

我有多想念你,想看你对我半怒半笑的表情,想和你一起共眠一起取暖,想紧紧地将你揉进怀里。

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那天是个多云的日子,我们即将成为一起工作的战友,我们握手致意。黄昏时也有一朵向晚的玫瑰云在你的头上,在你的眼中。

我相信一见钟情了。

还记得我们怎么在一起的吗?

你那天把我单独行动带回的资料印出来,怒气冲冲地扔在我的面前,在我仍不知所云的时候怒道:'你要是再敢单独行动我不把你腿打断!'

我耐心解释道,'阿澄,我实在来不及通知你了,你知道我这次参加酒会可以偷偷潜入保险室的机会多难得......'

可是心里何尝没有因为你的担心而感到窃喜的情绪?

'那也不行!'你的眼中的情绪很深,又少见地有些紧张地道,'...你是最重要的,懂吗?'

虽然我明明知道如果换成你的话,无论我如何劝你,你都会毫不犹豫和我一样地选择去,可是还是不禁因你一句话而满心雀跃起来。

想要伸出手揽你入怀时又怯懦起来,只好道,'我也是'。

你却望进我的双眼中,怕我不能理解般地一字一顿,又极认真地说,'我的意思是,我对你的感情已经超出了友谊。'

多么含蓄又直白的说法。

我的心一下子跃往了顶峰般地难以自持,分不清谁先主动的,热切的拥抱和亲吻就这样顺理成章。

我注视着你眼中的色彩,无声道,'我也是。'

---致于我相恋近八年的爱人江澄。”


5、
江澄将匕首背面狠狠抵在出卖者的喉咙,“说!还有谁?”

那人身形瑟缩,磕磕绊绊地连续报出几个让江澄耳熟的名字,又颤颤巍巍道:“别...别杀我,求你.......”

“为什么?为什么要出卖蓝曦臣他们?”江澄怒气更盛。

“那天..他们派人盯上了我...我暴露了...他们那群混蛋...以我的父母做威胁...我没办法,我没办法了......”那人开始崩溃地痛哭起来,“我也想赎罪,我知道我该死!但我的父母还在他们手中!那群...”

千篇一律。

江澄一个手刃将人打晕了,轻声道,“我会把你父母救出来,但你必须要接受组织的审判。”

等回到住处已经将近天明了,江澄先前不觉,等坐在床上了才感觉疲累从骨子内纷纷冒出来。

大概是真的有点累了。

江澄再一次,已经数不清第几次了,把蓝曦臣的信拆开来,一个字一个字地开始读那些已经烂熟于心的内容。

他读着读着,心里也再一次地充满了信心与力量,这都是蓝曦臣带给他的。

看到新拿到的一封,看蓝曦臣直白地表露剖析自己的感情,他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此时脑海中也不禁浮现出了蓝曦臣那张近乎完美的容貌。

他认真汇报工作的样子,沐浴在曦光中微笑的样子,他陷入困境沉静严肃的样子,他褪去一切陷入情欲的样子。

他拿笔的骨节分明的手,他握着我的手说出的永不背弃的誓言,他吞咽时滚动的喉结,他线条流畅劲瘦的腰身。

他充满爱意的追随着我的目光,他清朗又不失温和的声线,他落下亲吻时总喜欢抚上我的后颈,他每一次将我带上天堂又坠入深渊的往最深处的冲撞。

他是难忘怀,他是向晚的玫瑰云,至此,我才算是真正的完整。

江澄这么想着,脸埋在了枕头里,今晚要因为你失眠了。


6、
“阿澄,这可能是我和你的最后告别了。

无论严刑还是逼问,我只要想起阿澄,想起我们的信仰,我也都挺得过去。

这些不用担心,没关系的,阿澄。

但是一想到要和你那么久那么久的分别,还是总忍不住眼中湿润。

我想说......待我走后,阿澄不要难过太久,因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对吗?

带上我的荣光与期待,一直勇敢地走下去吧,阿澄。

国家尚处于被动与劣势,我们永远无法隔岸观火而只求安身,即使冒着生命危险,我们也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挽救民族存亡的道路。

我多么希望看到无数我们的人民在国家危亡,风雨飘摇的时刻所爆发的激情和责任感。

而接下来,我们的路还很长,我将先一步离开阿澄,与我们的战友们,也觉十分惭愧。

我们的勇敢,我们的乐观,我们的拳拳之心,终有一天会被铭记在无数战士的名字中间。

就像阿澄也会永远刻在我的心里一样。

你是难忘怀,你是向晚的玫瑰云。

我现在感到很完整。

---致阿澄。”


7、
那天的黄昏确实很美。

光辉漫散在天边的云雾里,又洒落在空阔的地面上,天边那有着一片放晴后出现的玫瑰云。

蓝曦臣久久地注视着那片耀目明亮的舒卷的云,注视它热烈纯粹的色彩,代表着世间的所有坚定与美好。

也代表了心中永远存在着,也无法抹去的一个人。

他是这样的热烈,纯粹与生动,可以让蓝曦臣完全不再顾及口中喉中弥漫的铁锈味,与等待着自己的命运,让他再次微笑起来。

仅仅是想到他,就能够有勇气与希望。

所以说,阿澄,你也是我心中的玫瑰云啊。

蓝曦臣坦然走向向行刑地时这么小声道。

虽然只能说给自己听了,但是阿澄,我相信你,关于“我爱你”这件事,你一定很明白,甚至会比我还明白,对不对?

8、
寂寥的空中零星地响起来几声枪声,几个挺拔的身形无声地倒下了,热血喷散开来,像一朵朵瑰丽的花。

枪灰和未散的缭绕的烟雾,慢慢地上升到空中,被风轻轻一吹,便被吹散在那片也即将消失的玫瑰云中了。

江澄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心里涌出强烈的不安,他感到心悸难平。

他伸手去拿水杯,却一个手抖不慎将水杯摔落在地上。

玻璃碎裂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中尤为明显,江澄呆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江澄口中喃喃道,蹲下身去捡起那些在他眼中近乎透明的玻璃碎片。

手指碰到碎片时被尖锐处划出一道伤口,鲜红的血登时流了出来。

江澄眼中难以控制地酸涩,心脏一阵阵地绞痛,疼痛到难以自制,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蓝曦臣......”

他无力跌坐在地上,一遍遍地念着一个人的名字,流出血的手捂住了眼睛,血泪融在了一块,也一时分不清,究竟是谁融入了谁,抑或是...

再也分不开彼此了。

9、
狱警把被枪决的犯人都要拖去埋葬掉,这不是个好干的活,谁都不愿意去沾这个晦气。

但是这是工作,又没办法,几个年龄大些的狱警撩起袖子就想要早些完事,却被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年轻面生的狱警拦住了。

“他们也都是烈士......”年轻人似乎有些于心不忍,不禁蹙眉道。

那些狱警听完哈哈嘲笑两声,“人死都死了,还管什么身前事?不干事就赶紧走开。”

“我来吧。”年轻人道,目光坚定而明亮,闪着某种奇妙的光泽。

那几个狱警相互看了一眼,反正乐得自在,只当作那是年轻人的天真,妥协道,“行吧,你要来就来弄,清理干净着点啊。”

年轻人等他们都走了,才缓缓垂下了头,走过去,一个个扶正了那几位的身体,站回原位向他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他又上前,小心地从蓝曦臣的口袋中掏出了他有些皱了的最后一封信,轻声道,“你放心,我会带给江澄的,然后我会带他一起回去。”

“你说过,我们的路还很长。”

蓝思追的眼泪一颗颗掉下来,落在蓝曦臣垂在地上的手臂上,忍不住呜咽出声。


10、
“阿澄,我想,我心心念念的那朵向晚的玫瑰云,会在更遥远的以后出现在染上薄红的天际。

那时候如果阿澄可以,请代替我去好好看一看。

它将会美得无与伦比,充盈了感动与希望;也会精神坚毅,带我们走向光明与和平。

这样,就算是感怀过我曾存在过的印迹了吧。

毕竟,我心中也曾有这样一朵向晚的玫瑰云。

---致我最爱的阿澄。 ”

【END】

*简单来说就是 蓝大被出卖入狱后通过思追给澄澄写情书的故事...
*静下来想你,觉得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议。以前从来不知道爱情这么美好,爱到深处这么美好。--王小波
*人生至福,就是确信有人爱你。---雨果

评论(31)

热度(88)

  1. 暴躁老哥紫电电一纸非执 转载了此文字
    (◉ ω ◉`)之前看忘了转发了,重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