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非执

高三狗 忙

一个小脑洞


江澄拦下一个提着灯笼四处游荡的鬼差,“打扰。这里有没有一个叫蓝曦臣的人?”
“这儿没人,只有鬼和魂。”鬼差笑眯眯的,露出一口令人不适的尖牙,吊着嗓子道,“什么时候来的呀?”
“和我差不了几天。”
“最近的没有。”鬼差血红的眼珠子一转,“五年前倒有一个。”
“五年前?”江澄心里一跳,声音沉冷,“前几天我们在人世都还活着。”
鬼差看多了在地府各种情绪的鬼魂,继续阴恻恻地笑着,“天上一天,人间一年,我们这刚好相反。嘻嘻……负心汉。你让人家白等了五年,还在不在也说不定。”鬼差的笑声尖而刺耳,“待了五年,轮回了也是周身阴气早早夭折。在人世时是对苦命鸳鸯吧,在地府也好不到哪里去……”
江澄不耐地甩开在他身后笑得愈发大声的鬼差,他现在只一心牵挂着蓝曦臣。
他仅仅晚蓝曦臣离开五天,竟……真的让蓝曦臣在这鬼地方等了五年?
不知是不是错觉,满心的躁郁与焦急竟让魂魄之身的江澄在口中尝出了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如果那鬼差讲的是实话,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

等江澄找到蓝曦臣时,他正在站在奈何桥上,还是人间那般风光月霁的翩翩君子。
他对着江澄笑起来,弯起了眼睛,眼神中却有着挥之不去的疲惫。
江澄上前握住他的手,触感一片冰冷,只是碰一碰也寒颤刺骨,似连着魂魄也能冻结。他突然什么话都讲不出,思念与懊悔在看到蓝曦臣的那一刻满溢到了极点。
“阿澄,你来了。”蓝曦臣似乎知道自己的温度,垂下眼睫掩住一片深沉的渴望,想把手抽出来却被紧抓着不放。
“你在这里等了我五年……你怎么……”江澄声音喑哑,“就算你先走我也能找得到你。”
蓝曦臣摇了摇头,“阿澄,我也会怕,如果你找不到我,我怕我们便是永生永世地错过。”他笑了笑,宽慰江澄似的,“我在这里没有阿澄想得那么难过。我等到第三年的开头时,鬼差把我带到了一面水月镜前,我可以在那里看到人间的阿澄。还能看到你,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日复一日的黑暗和孤寂,匆匆而过的魂魄转瞬又去了下一个百年。而在水月镜上,抚过无数次的,江澄的身影是他在这昏暗无光的地府中唯一的慰藉。
“…这就满足了?”江澄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眼眶却不受抑制地红了,“我不满足,我们之后还有生生世世要过。”
……
改逆天命也好,受剖心削骨之刑也罢,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你。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