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非执

高三狗 忙

summer on you


*ooc
*毫无逻辑的破镜重圆  前半段大概是好几个月写的 后半段是今天写的(所以风格好像都不一样
*感谢看下去的各位



回国后,这还是江澄第一次参加高中同学聚会。

他人缘不错,高中时和魏无羡出尽风头,“澄哥”的称呼被传开来吸引了一大批迷弟迷妹。

出了国之后却突然断开了几乎所有老同学的联系,直到几个月前回国,这次聚会还是魏无羡叫他去的。

……很久没回来过了。

夏季末尾的黄昏还是有点闷热,但风声很静,又或许是被车水马龙的城市喧闹阻隔了。江澄看着已经太久没见的一番光景,后知后觉有了些近乡情怯的涩然。

车辆慢吞吞地随着风走,每天的下班高峰期,每个人都是焦灼抑或习惯了的样子。

他和蓝曦臣已经分手三年多了。

从高中时,毕业后同居,一起走过了好几年。江澄是个念旧的人,却又是个不太愿意提起旧事的人。他一直下意识觉得蓝曦臣于他来说,还是个重要的人,是种他也解释不清太复杂的感情。不知道是因为到底放不下这个人,还是总能在各处看到这张如影随形般的面容,心跳依然能被轻易拨动。

在国外有时也能见到霸占了市中心巨屏的蓝曦臣,闪耀的、迷人的、笑容温柔的……还是当年让自己喜欢得放不开手的样子。

前面堵车好像挺厉害的,江澄刚回国没驾照,在出租车上不太舒服地换了个坐姿。

出租车司机大概堵车也闷,随手就开了张车载CD,怎么好巧不巧……又是蓝曦臣。

“人气很高啊……”江澄没什么表情,脸转向车窗外。温暖轻快的旋律,属于蓝曦臣温润的声音怎么也阻挡不住,流入耳中还是悦耳动人的,江澄慢慢放松一瞬间不自觉绷紧的背脊。

熟悉的、曾经无数次在自己耳边响起,那时候不只有声音,笑出的气音,冬季呵出的温热气息,高/潮时褪去温和的、狂热又性感的喘息,他都知道。

好像全天下出租车司机都有着相似的热情,这个从报出一个地名就沉默看向窗外的乘客终于说了句话,司机立刻抓住机会接过话头,“你也喜欢啊?这歌手现在火得不得了,啧啧,上次那个什么卫视的颁奖盛典你看了没?一晚上奖都让他拿完了。”

江澄说,“不了解。”

“大明星碰都碰不到一面谁能了解啊。”司机哈哈笑道,“不过看得出来,这年轻人有礼貌,哎,还特别专情。”

“……?


这条路上的车开始渐渐少了,往郊区顺畅地开。

江澄有了想点根烟的冲动,还是刚出国那段时间抽过一会,抽得挺凶的,后来魏无羡来看他,把他的烟连着打火机全装在垃圾袋里全部丢了出去,难得地双眉纠结成一团,窝着火道,“江澄,你再这么抽试试,我立刻把蓝曦臣叫过来。”

江澄从小到大,第一次在魏无羡的气势汹汹的愤怒下投了次降,一句“多事”把魏无羡下半句难得的担心和疑问堵了回去。



“……颁奖典礼上那些话当时快把我家姑娘感动哭了,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哎,小伙子,到了。”

“啊。”江澄也没听到这大叔一个人絮絮叨叨了些什么,看到聚会地点的门牌号了才回过了神,“谢谢。”

江澄顺着魏无羡给的门牌号,兜兜转转才找到一间大包房。地方偏,包房也选个偏的,江澄整理了一下着装,想要敲门的手一下子顿住了。

他现在应该怎么做?

毫无顾忌地推门,与高中那群狐朋狗友抱在一团,听每个熟识的好友笑骂他两句是不是忘了本。

如果魏无羡也来像以前那样故意捏嗓子嗔怪,自己就回句“傻逼”引起一阵司空见惯的哄笑。

他第一次真正地感觉到自己已经离开了很多人很久,很不踏实,但是又奇妙地有一种“回归感”。

很久了,终于回来了。

他刚刚对把手用了劲,大门就先他一步地被用力拉开,江澄一个跌咧,手还没在门把上放开,入眼就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对方也微微睁大眼,眼中的情绪被什么遮掩过去,恰到好处的惊讶。

对于面对许久未见的高中好友,再恰当不过。

江澄望进他渐渐又不见波澜的情绪,一时相顾无言。

“……江澄?”

被喊出名字的人愣了一下。

对方犹豫疑惑的语气令他几乎立刻生出了两分无端的恼火,“专情”两个字才刚刺到心里,又马上被原主人不留分毫地拔了出来。

是一种,时常被翻来覆去的一点点回忆扰得不得安宁辗转反侧的只有他一个人的羞恼。

江澄扯出个僵硬的笑,“蓝曦臣?没想到你也来了。”

蓝曦臣时隔整整三年才对他重新露出一个微笑,笑中却没有什么温度,客套又生分,“没想到你也回国了。”他顿了顿,难以启齿般的,“……江澄。”

这边门外的两人还正僵持着,包房里的魏无羡已经猜出了门外是谁,连忙解围似的喊道,“看看,谁来啦?”

蓝曦臣这才恍然一样,让开了道把江澄轻轻推了进去,“澄哥哦。”

气氛突然就静了,下一秒包厢里的众人就吼成了一片,预想中的狐朋狗友们一下子围了个水泄不通,争得每人都给江澄挠一下痒不痛不痒地打一下,还边动手边嘴上不停,喊什么的都有。

女生们显然矜持很多,看着江澄搞得几乎招架不住,只是在沙发上很没形象地笑倒一片。

……
但江澄笑不出来了。

他恍然间听到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澄哥你他妈迟到了三年啊,必须罚酒……”

居然在这种情况下显得有些煽情过分。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和蓝曦臣的重逢会那么突然那么快,又那么平静……那么冷淡。

江澄接过倒得满满的一杯酒,一口闷下去像是在赌一个惊天动地的气。

微凉的酒液刺激而辛辣,在喉咙里凶猛地翻滚着,几乎要呛出了眼泪。



蓝曦臣在卫生间里洗了把脸,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推开门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冲击实在太大了。
他冷静不下来,沉稳不下来。

他有多想把那个人重新抱在怀里,问他是不是终于舍得回来了。

但猝不及防的见面后,他都不敢和他礼节性的一抱,不敢调笑他为什么不回来,甚至连像以前的无数次一样叫他一声“阿澄”的冲动,他都必须试探地,在看见他为难尴尬的表情后立刻缩了身回去。

他保持着毫无破绽的礼貌,推他进去的时候,他才能别扭地对着别人说一句“澄哥”。

蓝曦臣开了冷水又往脸上泼了一把。



当时为什么会分手?

蓝曦臣出了道,运气与实力双佳,立刻就一炮而红,成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相同的,他在公众的视线下隐私全部要藏得稳妥,尤其是蓝曦臣有一个已经同居的男朋友。

随着他人气越发高涨,他从可以随意牵上江澄的手,到在黑漆漆的巷中看到一个监控都要和江澄保持距离。――曾经他在自家门口给江澄一个拥抱,被狗仔拍了下来,标题取得格外吸睛。

他是有举棋不定的时候,有顾虑与犹豫。江澄虽明白,但是他的坚定与骄傲让他终日将这份恋情隐藏时也有疲惫的时候。

等到疲惫到了令人怀疑的点,江澄提出了分手。


可是比起江澄,舆论与压力算什么呢?

滋味入髓,太美好的事情拥有过一次就忘不了了。



蓝曦臣重新推开包厢门时,里面的气氛已经因为江澄热火朝天起来。他有些小心地坐到江澄旁边却不主动开口。

近乡情怯的不止江澄一人。

江澄被一众兄弟连灌了几杯,脸上已染上了些生动的绯红,眼神里却清明不减,惹得蓝曦臣心里又是一动。

众人已经问了江澄好几个关注他出国后的问题,为什么断了联系,为什么不来参加同学会……还有,“澄哥!我们的嫂子呢!”

蓝曦臣不动声色地望了一眼,一颗心像被狠狠勒紧的琴弦,无声地煎熬起来。

江澄爽快地笑起来,“她啊……”

蓝曦臣一颗惴惴不安的玻璃心啪叽一声摔落下去了。

“还没出现呢。”

蓝曦臣刚摔下去的心又重新蠢蠢欲动起来。

他看了看江澄,一杯酒颇为忐忑地递了过去。

江澄眯着眼打量着他,“会喝酒了?”

“不会。”蓝曦臣诚恳回答,“但还是想和你喝一杯。”

江澄也不管蓝曦臣喝了没,仰头一饮而尽,不再看他,“要晕了,不喝了。”末了添了一句,“不用管我,大家玩自己的吧。”

蓝曦臣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慢慢地喝下这一杯。

要说什么?

分别三年的话题多得数不胜数,却又无从开口。他什么都想问一问江澄,却怕把自己的心思过早暴露出来,又怕江澄觉得无趣。如今能在镜头前面对万众瞩目也谈笑风生的蓝曦臣久违地有了缩头缩尾的窘迫感。

在这样微妙弥漫尴尬的气氛下,江澄换了几个坐姿,左右都不舒服,“蓝曦臣大概也是一样”,他想,“我还不知道车上司机的那句‘他在颁奖盛典上说的话’,他到底说了什么?”

他想将这几年一眼望穿,却不想回到原来的境遇。

他想要的向来明确。

最后还是江澄先抛出了枝,零零散散地问了几句关于他职业的话。

虽然是江澄先开的口,后来却是蓝曦臣话越来越多起来。

他几乎迫不及待地把这几年自己的生活展露出来,希望江澄来看一看,能多多少少能明白些什么。

江澄听着,无端又想起了数年前抱着吉他唱着歌的还青涩的男生,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为什么想到去做这个?”

“我……”

江澄听那人突然没了音,抬眼便撞进他的目光中,不由得怔愣了一下。

那目光炽热且不敢令人直视,江澄有些紧张起来,似乎又有隐秘的期待,接下来的答案似乎会是沉甸甸的。

“因为……”

想让你看见我。无论你在哪里。

“我想让你……”

永远只看着我。

“阿澄!!!”

还未说出的话被突如其来的吼声打断,魏无羡拿些麦克风喊道,“只坐着聊天做什么?我们云梦双杰双人组合的歌快来唱!”

“你抽风呢?”江澄喊回去,“谁跟你有组合?”

“哎呀,”魏无羡复杂地看他一眼,“那唱你最喜欢的那首《summer on you》。”

此话一出,还在座位上的两人皆是一愣。

蓝曦臣转向他,在迷幻的灯光下,眼中像藏了一方波澜汹涌的海,璀璨夺目的星子落在暗色的海中,一双眸子淌漾着闪烁的光泽,让江澄躲也躲不开。

“阿澄…”

他轻声道,呼吸与声音一同轻颤起来。

“高中时候喜欢的歌了。”江澄低声道,“很久没听过了。”江澄匆匆解释的样子让蓝曦臣有些好笑,又是十分的心动,“那再唱一遍,好不好?”

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感觉,江澄只觉得蓝曦臣说话的句式都温柔得过分。



江澄的声音是好听,但唱起歌总找不到节奏,一首歌要练个好久才行。

当时他被魏无羡比赛前三天半强迫推上校园歌手的比赛时,魏无羡笃定地说,“没事,凭着你这张脸往台上一摆,鬼哭狼嚎都能混进前三甲。”这话夸大成分实在太大,江澄名字都白纸黑字地印上了,听说还有傻兮兮的后援团举牌,怎么也得做到不丢人,一首歌翻来覆去地练到吐。

后来和魏无羡他们喝了酒后,别人都在感伤失恋,发泄压力,他在痛揍魏无羡。

比赛那天,这首歌还被撞了,蓝曦臣在他之前抱着吉他,款款深情地唱起《summer on you》时,对比之下江澄来不及心动就已经心如死灰。

那届不知出了什么邪,报名人数实在不多,江澄碰个运气拿了个第七。再后来和蓝曦臣在一起,早知从校园歌手那场蓝曦臣就开始“垂涎”他了,这首歌算作他们的定情信歌也不为过了。



蓝曦臣眼皮都舍不得眨地捕捉着江澄每一秒的神色,旁边的女生反应迅速,把多的麦克风塞进蓝曦臣手里。

她眨了眨眼,“我好想听当时我们的两大帅哥一起合唱啊。”

正开口的江澄出师不利,第一句就跑了八百里的调,听到这句话,他望向蓝曦臣。江澄怎么也没想到,时隔多年他能和蓝曦臣再唱一遍这首歌。

蓝曦臣的目光穿过人群,望不到尽头的想念和爱意与他的视线在半空交汇。他冲着江澄好看地笑起来,接下了后面的歌词,几乎让江澄恍惚回了高中时代。

蓝曦臣对着他唱着,“but we got hearts in our chest.”

充溢情意。

心有灵犀如此,他忽然就想通了。

他喜欢蓝曦臣,放不下也忘不掉,这辈子在心里要么永远放在心尖,要么就是一根深埋进一牵扯就震得发麻的刺。

“蓝大好认真啊……感觉真的在告白呢。”女生笑起来,“都快结束了,澄哥你快唱啊。

江澄拍了两下拍子,跟着蓝曦臣唱起来。

后面有人手肘顶了顶那个女生,“蓝曦臣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高中唱《summer on you》就是想表白,这样说不好吧?”

江澄的声音在结尾时又抖了一下。

“阿澄唱歌比以前好听了。”蓝曦臣和心上人合唱了一曲正十分满足,而江澄自知刚才那首歌自己不仅跑调还基本没唱几句,坐在高椅上对蓝曦臣有十层滤镜的奉承翻了个白眼,“你这是聋了?”

女生这才回过神,对蓝曦臣说,“啊刚才不好意思……但是颁奖典礼上的告白真的是很让人感动啊。

好多女生纷纷附和,眼睛都要哭瞎了。

“……?”



“你到底说了什么?”江澄心烦气躁,无心再忍,翻出那个尘封已久的号码,发了条消息过去。

手机叮咚一声,一条消息跳进江澄视线中。

“跟你表白。”

“什么啊……”江澄皱着眉像不识字似的来回研究这四个字,只想揪住蓝曦臣衣领让他说清楚,尚未回话,蓝曦臣就被女生围住追问八卦了。

“蓝大!现在追到了她吗?我们保证帮你保密。”

“应该没有人会拒绝你吧!”

“我真的很好奇蓝大你的初恋是谁……高中时没听说有女生和你交往过啊。”

蓝曦臣手指飞快地在手机打字,江澄看了一眼新消息,“江澄同学,我被围堵了,要来救我吗?”

手机振动了一下。

“我等你自己逃出来。”

蓝曦臣于是笑起来,对八卦之魂燃烧的众人道,“还需努力。”

“但追到了我会公布的。”

“可以吗?阿澄。”

【END】

评论(6)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