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非执

高三狗 忙

【曦澄】《远方来客》

*人物属于亲妈,OOC属于我
*BE(算是)
*有一方死亡设定
*微忘羡
*一个想写很久的设定,想法和原作来自《穿越时空的爱恋》【非常抱歉只记得好像是这个名字】,一部非常棒的网络剧其中的一集【网络剧被我忘了,三个字,好几年前的了,独立故事,恐怖为主。《穿越》是难得的温馨的一集所以记了很久】
*Lofter:一纸非执 微博:@非执_
*有想动笔写另一篇中篇曦澄了 到时候保证甜回来
*感谢看完的各位

说来好笑,江澄被图书馆留言板上的一条留言吸引了。


清隽的字迹以温和的笔调写了几句对一本算是前几年不怎么知名的文学作品的看法与推荐。恰好与江澄的想法真是一模一样。江澄当年也尤其喜欢这本书,可惜一直没什么名气。


看完留言,江澄第一直觉便是,这该是多干净温和的女生。


不知哪来的冲动,于是也在那块留言板上给留条留言写了话给对方。


第二天再去,那条留言的主人已经给江澄回了话,意思是非常有缘能遇到想法那么合拍的人,他心里也非常高兴。


江澄兴致勃勃地把好友魏无羡拉到图书馆看留言,示意也有与他想法那么合拍的人。魏无羡瞪了那留言版整整20秒,“师妹,哪?”


“你瞎吧你,不就这一条吗!”江澄认为魏无羡就在装瞎。


魏无羡直接脱口一句“师妹你有病吧”被江澄追杀了两晚上。


江澄也不顾魏无羡每次看他从图书馆回来奇怪的眼神,兴奋地与留言板的他聊了一天又一天,开始也会互相关心。


“天凉了,阿澄注意气温哦。”


虽然在知道对方性别时,有一点点,就一点点的小失落。但每次看到触动心灵的话时,江澄都会不自觉地露出心意相通的微笑。有些不情愿,但江澄承认被他关怀着的感觉很好,甚至有些感动。


“哼我这么帅的人从来不感冒,你也注意啊!”
对方也显然从江澄潇洒的字迹与直言直语的话中看出了他的性格,两个人的谈话闲聊越发和谐。


魏无羡看他这天天必跑图书馆勤快劲,常常道:师妹你该不是喜欢上他了吧?


江澄咬牙切齿地瞪他,或者直接白眼一翻。
那心里偷偷的悸动哪里来的呢?


江澄终于有一天没忍住,好奇地提出:“看你样子也是天天来,怎么就碰不到?”

对方表示他也非常遗憾,“如果能遇到你,我想好好聊一聊我们最近谈论的那个作者的新书,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可是那个江澄非常喜欢的作家因为意外已经去世好几年了。


江澄愣住了,第一次在这段友谊有了震惊而疑惑的感受。第一想法以为他在开玩笑,可是谁会用这种玩笑谈论一个喜欢的作家。何况,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


江澄皱眉,大字一写,“你一般几点来?”
“下午1:30左右。”


和江澄明明是差不多的时间,第二天江澄特意在第二天没直接拿书,逛完整个图书馆也没有看到约了见面的他。


回到原点时,留言板写道:“临时有事吗?今天没有看到你,下次再见。”


江澄死死盯着那一条留言突然只觉无语凝噎。


他有了大胆的猜测。


“你可以相信吗?我们在不同的时空。”江澄思虑良久写了一封信,把这几件事和自己的猜测都写了下来,放在一个特定的书架上告诉他要看。


不可否认,江澄承认自己有点喜欢上了他。他想见他。


过了两天,他才回了信,也放在了那个书架上,“阿澄,我确实没想过这些事会发生在我们身上,不知道是遇到知音的幸运,还是莫大的遗憾。我这两天想了好多,发现已然已经割舍不下了。仅仅是无法面对面的交流,我也有一种想要和你...共度之后生活的想法。有被吓到吗?也许是我心急了些,阿澄,你还愿意与我联络吗?”


江澄看着这些话,用力地闭上眼,心绪难平。这个人,怎么可以温柔成这样?


“我愿意,可我更想见你。”我有话要告诉你。


“我们一起找到办法好吗?”


“好。”


这成为了两个人之间共同的秘密,江澄更多的时间泡在了图书馆,寻找时空交错抑或是穿越之类的方法。


魏无羡不禁担忧道,师妹你可别走火入魔。
江澄揉揉紧皱的眉心,你别管。


魏无羡只好道,好吧,我最近喜欢上一个男生,我们学院的。


江澄停下动作,直直地看着他,眼神里情绪复杂。魏无羡自顾自道,他特别好,就是不爱笑,不过我还是很喜欢他。


......的脸?江澄讽道。


魏无羡一个抱枕扑他脸上,他叫蓝忘机。


江澄抬头看他,蓝?


魏无羡一拍大腿,嘿,和你笔友一个姓,姓蓝的不多,说不定就和蓝忘机有关系。


他手机号给我。江澄跳起来,现在!


电话刚接通,江澄就劈头盖脸地问,“你有什么认识的人叫蓝曦臣吗?!”


对方被他火急火燎的语气弄得一愣,“你怎么知道的?你是谁?”


“我叫江澄,蓝曦臣他在哪?!”


对面在江澄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候,缓缓道,“家兄几年前已经去世了......”


江澄浑身发冷,语不成调,词不成句,“他、他怎么走的...?到底为什么?!请你、我请你把全部的事都告诉我!”


“家兄多年前有个谈心甚欢的笔友,一直在图书馆里与他留言聊天。后来不知为何沉浸于找到时刻交错点之类的方法...似乎也是与那个笔友有关。”


“有一天晚上下大雨,他突然激动地告诉我他成功了,说要现在就去图书馆写给那个人。我从未见他如此失态,也只好应了。”


“但是就在那天晚上,他在开车去图书馆的路上发生意外去世了。”


手上的手机滑落,摔在地上,扩音器被莫名其妙地按住打开,蓝忘机声音也带上了些不愿显露的悲伤道,“他在走之前还有意识的时候说,帮我告诉他,其实我就是泽芜君...还有就是,此生无法相见,下一世我们不会再相错了。”


蓝忘机说及此似乎也控制不住情绪,一句“节哀”便挂断了电话。


天旋地转,江澄有一霎那失去了意识,回过神摔倒在了沙发中,耳边嗡嗡作响,全是魏无羡的呼喊声。


泽芜、泽芜,便是他们谈起过的,江澄最喜欢的作家。


就是他...就是他啊......江澄心中酸涩难忍,却一点都责怪不起来了。


“我要告诉他,我现在就去图书馆!”
“师妹,师妹你冷静!”


“我不能让他死,我喜欢他啊!”江澄吼道,夺门而出。


江澄来不及准备信封信纸,就冲到图书馆在留言板上颤抖着写道,“不要找我了!你会死的!”


图书馆其他人看着他犹如泄愤般的力度,悄悄地看着这个相貌极好的男生意外的疯狂。

江澄撑着板,咬着出血的嘴唇。


不要再找我了,这是我们最好的结局了。求你...我求你......


好心的女生递过来一张纸巾,江澄低声道谢,却挤不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后来江澄再也没有联络过蓝曦臣。


即使蓝曦臣也焦急地在板上留过言,书柜上放过信,可江澄都没有理它们。


他怕了,怕了这命运。躲起来不看,不理,不听,难道这样还不能保住另一个时空中蓝曦臣的命吗?


可是蓝忘机却是猜出了他的身份,并让魏无羡把蓝曦臣遗留的日记本带给江澄保管。


“这是大哥的遗物了...”江澄平静地接了过来。


【2月12号 晴】

“阿澄最终也没有回信,可是我放弃不了。我去找到了江澄,这个时空的江澄,他是那么好。肆意地大笑,看书时的偶尔安静,连皱眉生气也是那么让人欲罢不能地注视着。那眉眼竟与我想象出来的相差无几。我近乎贪婪地描摹他的轮廓,心中是漫溢出来的无尽欢喜。”


【2月16号 阴雨】

“我终于没有忍住,去和那时的阿澄打了招呼。阿澄正在看书,抬头有些诧异地看着我,也带了些被打断的不耐。我说,'你是江澄吗?'阿澄挑了挑细眉,对我说,'怎么?'我喉头哽咽,一时竟有了想哭的冲动。”


【3月3号 晴】

“阿澄最近好像喜欢上我的书了,很开心,也想告诉他我就是泽芜。先前瞒了另一个时空的阿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第一次见面的交谈后,现在我和阿澄已经比较算是熟稔了。可似乎...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少了些长大后阿澄的感觉。”


【3月28号 晴】

“只要我一直在,这份感情就永远不会断。”


【4月1号 多云】

“我向你走去,跨过了被时间阻碍的一切,伸出了微微颤抖着的双手。无数午夜梦回的惊醒,梦中是你,眼前没有你。我有多思念你,有多想拥抱你,有多想在注视你明亮的双眼和洋溢着的笑容,所有与你只浅尝辄止的轻触都是被我无限放大的美好。

终有一天,我会找回你,我会告诉你。

我爱你。”


【4月6号 多云转小雨】

“果然,终究是没办法的......阿澄,就算都是你,我喜欢的还是另一个时空的你。我也想在这个时空好好珍惜你。可是,阿澄,我很想、很想见见那个时空的你。是不是更成熟了,抑或是更...可爱了?”


【4月12号 小雨】

“阿澄,就算你如何劝我,我也要继续找下去,我会遇到你的。不仅仅是在梦中。”


【5月13号 大雨】

“我找到了,我有办法了阿澄!我现在就去图书馆,我要立刻告诉你!我们不会再相错了,阿澄,我想告诉亲自握住你的手告诉你,我爱你。”


这本日记,江澄一直没勇气看完,只是偶尔翻翻,看看他曾写下过的字。


在魏无羡和蓝忘机宣布出柜那一天,江澄点点头,对魏无羡认真道,“你要是敢过得不开心,要不立刻回来,要不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终于,还是好好祝福的。


那一天晚上他看完了日记的最后一篇,紧皱的眉头却放松了下来。


他明白,有些事是无法改变的。曾经与他,一个无意闯入他生活中的远方来客,相遇过相知过相爱过。


纵不能相守,也是何其有幸。


“我也爱你。”江澄合上了日记本,在上面落下了一个轻浅的吻。
【END】

评论(8)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