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非执

高三狗 忙

第一次因为敏感词被锁了


吐点心里话

我现在真的不太明白,我们坚持了那么久,到底在坚持什么。许多人辛辛苦苦做的调色盘被微博一次次删掉重发,都抵不过余飞老师的一句评定。
一句将耽美感情线与言情感情线分开鉴定的评定。
一句对唐七单方面送来的两份电子书的评定。
是,我认同余飞老师进行鉴定的付出与他反抄袭的态度。
但这次,我真的失望透顶,我甚至不知道我在对什么失望。或许一部分是因为余飞老师那一句,“我也被抄袭过,也确实没有人为我发声。”
我自以为公众,起码很大一部分人被唤起了原创意识,被唤起了对抄袭不齿的道德感。跟风黑暂且不论的话。
结果能帮到大风什么吗?
所谓的公众力量不过某层人士轻而易举可以削减的,那唐七的洗白团队呢?
微博有个人说,“又是一场硬仗”,到底有没有希望,我们又能争取些什么......还有近乎无望的法律途径。
对不起,我太没用了,我的声音太小了。即使那么喜欢的作者被反咬一口说碰瓷说蹭热度,我也只能耗费我微不足道的流量和时间恶狠狠点下举报,给指责唐七抄袭的各位点个赞点个转发;只能在微博下,空间里痛斥唐七她令人作呕的为人。
淹没在无数评论里,但幸好我也是其中一部分。
大风那么好的一个人,天生文骨。
为什么还要被牵扯上那么恶心的事?
连在某种程度上并非当事人的我们,都会被唐七的所做所为气到哭,气到呕吐,大风的心情我真的不敢去想象。
我一个很好的朋友今天对我说:“我觉得一直转发抵制4s的行为...有点傻。”
她没有看过《桃花债》和4s,她作为完全的旁观者,或许已经很委婉了。
在剧版4s播出时,我舍友和我说:“我知道你不喜欢4s,我都没和XXX在宿舍里放出声音看。”
我那一刻不知道该说什么,作为我的舍友,或许她已经很体贴了。
但是在对“抄袭事件”的旁观者面前,我据理力争过依然无法改变现状。
我的化学老师,曾在我们班的课上玩笑式地提过4s。
但在过后几天的第二节课上,他说,“我不会看4s,因为这本小说是抄袭的。”
不知道是谁告诉的他。
而这件事大概也只有我印象深刻。
我始终相信我们是可以的。尽管到最后也许只有我们自己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

评论(7)

热度(111)

  1. 鹤鹤鹤鹤淮暴躁老哥紫电电 转载了此文字
  2. 暴躁老哥紫电电一纸非执 转载了此文字